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采葛

心远地自偏

 
 
 
 
 
 

绝句 過比陀總統府两章

2013-9-11 23:22:20 阅读2034 评论72 112013/09 Sept11

绝句 過比陀總統府两章 - 采葛 - 采葛 
【三洲行 南非】 過比陀總統府  庚寅孟冬
其一
雄踞雲山碧洗塵,望中城郭綠涵春。當年黑白兩分別,今日風流誰可陳?
 
绝句 過比陀總統府两章 - 采葛 - 采葛
【三洲行 南非】 過比陀總統府  庚寅孟冬
其二
不落王旗已逐風,淡雲浮碧夢猶空。人來客往烽煙盡,卻見歸鴉集紫宮。

作者  | 2013-9-11 23:22:20 | 阅读(2034) |评论(72) | 阅读全文>>

【三洲行】 七律 题太陽城(外一章)

2013-8-29 0:06:14 阅读1905 评论85 292013/08 Aug29

【三洲行】 七律 题太陽城(外一章) - 采葛 - 采葛  
【三洲行 南非】 夜宿太陽城    庚寅孟冬

晚風催夕霞,春水靜歸鴉。天遠雲方暖,山清月著紗。
碧潭風影靜,芳草客思遐。含醉吟殘照,孤城入夢涯。
 
 
 
 
 
 
【三洲行】 七律 题太陽城(外一章) - 采葛 - 采葛 
【三洲行 南非】 题太陽城    庚寅孟冬
 
鳥鳴風影碧無塵,遊子騁心情自醇。繁景未能秋水賦,莽原難得武陵春。
豈緣舊夢求生彩,但築桃源為避秦。暫借青山賒客醉,問君何處識迷津。

作者  | 2013-8-29 0:06:14 | 阅读(1905) |评论(85) | 阅读全文>>

【三洲行】绝句 過南非野生動物保護區(外一章)

2013-8-26 23:54:26 阅读1695 评论49 262013/08 Aug26

【三洲行】绝句 過南非野生動物保護區(外一章) - 采葛 - 采葛
【三洲行 南非】  自約堡赴太陽城道上    庚寅孟冬
莽原無際草青青,春過南天花獨馨。滿目蒼涼碧空處,若聞笳鼓向華庭。
 
【三洲行】绝句 過南非野生動物保護區(外一章) - 采葛 - 采葛 
【三洲行 南非】  過南非野生動物保護區    庚寅孟冬
丹崖綠樹碧雲天,曠陌野風悠自然。直欲卜居荒嶺上,不緣恬淡為逃禪。


 

念奴嬌 黃崖關懷古 - 采葛 - 采葛 博友梅雨潇潇雅评

《自約堡赴太陽城道上》  作者这两首绝句的特点是,通过状景而过渡为抒情和遣怀,故而把行吟诗写得内容比较丰盈。这首的起承句状写自约翰内斯堡奔赴太阳城途中所见景致:“莽原無際草青青,春過南天花獨馨”——太阳城离约堡大约两小时路程,该城是一个旅游娱乐佳处,有世外景色之称。约堡赴太阳城沿途两侧都是原野,给人开阔意境,诗人看到了茫茫无际的非洲平原,草色青青,南天之下可闻野花芬芳,一幅旷野春日妙图也。

绝句通常和律诗一样,转结句要有异军突起的构思,如此则会给读者柳暗花明或花明柳暗的惊喜,作者此转句正是这样的从先前惬意野陌幽景一笔宕开到另一种意境,从而诱发特殊的心理感受:“滿目蒼涼碧空處,若聞笳鼓向華庭”——正当诗人还沉醉于沿途草色无际的莽原和春日花馨时,眼睛突然被远处碧空下的狂野沧凉所刺痛而心生l缕缕惆怅,于是用了一个虚笔想象的造景作结,说,碧空方向好像听到了有笳鼓声朝着“华庭”飞去……此结用了无题句式的曲笔来借景抒情,表面上这华庭可能指诗人正欲奔赴的太阳城之华丽酒店和游乐苑庭,实际不无暗喻“天庭”“帝庭”或一切“繁华现实”之景,而“笳鼓”典出渔阳鼙鼓之典,显然诗人此结抒发了这样的深思:不要沉溺于繁华奢靡现状,要看到繁华下的忧患,如此或可防止世事或国家骚乱的可能出现。这是一种士人式的醒世之戒,似乎既符合非洲局势的咏古慨今,也隐隐暗示诗人自己的忧国忧民情怀,所以转结句把这首小诗的意境提升到遣怀佳作的层次了。好结。

《過南非野生動物保護區 》  这首诗的重点也是落在转结句的遣怀上,同时也通过这种抒情更深层次地赞美了南非野生动物保护区的壮美景物所揽。起首两句是令人心胸开阔的保护区自然风光:“丹崖綠樹碧雲天,曠陌野風悠自然”——诗人云,一进入匹林斯堡野生动物保护区(在太阳城附近),便看到红岩赤崖碧树蓝天和悠悠白云映入眼帘,那莽莽旷野的风儿带着自然之野性,悠然自得地沉醉于一种天然之妙。

有趣的是,作者在诗里并没直接状写保护区里的各类动物,也许因为太多东西可写,也许因为绝句篇幅忑小,因此诗人从侧面曲笔赞美了保护区的令人流连忘返景色,并引进某种遣怀抒意,让原本欣赏野生动物乐园的画图突然挥洒作某种心情的宣泄,达到了情景交融的艺术效果,使得此绝的“入心”效果呼之欲出矣:“直欲卜居荒岭上,不缘恬淡为逃禪”——诗人道,看到野生动物保护区如此耳目一新的胜景,真想搬到这里来居住啊,就在那荒岭上结庐而居吧,可以天天看见莽野碧天流云,听到、看见乐园里的动物们逍遥自在;“我”这样的向往不是因为只想过一种恬淡轻松的日子,实在是因为想逃避尘世的纷扰,进入一种禅意空明的意境啊!注意转句的“卜居”一词下得相当好,直接意思是择地居住,而事实上“卜居”又是楚辞里的名篇题目,是屈原选择如何处世的一种隐喻,历代高人雅士常喜欢将自己的雅室“卜居”在幽静脱俗之地,比如林下野外深山,等等。宋人谢逸即有颂隐士名句云:卜居但得林塘幽。最后,转句的“直欲”两字下得十分动感,将诗人的心理情绪活脱表现出来了。

 

念奴嬌 黃崖關懷古 - 采葛 - 采葛 博友梅雨潇潇雅和
【七绝 赏友‘自約堡赴太陽城道上’】 —— 和采葛兄

曲径幽分旷野青,羊奔鸟翥晚来馨。应赊浮世桃源梦,笳鼓缘何自远汀。

【七绝 赏友‘过南非野生动物保护区’】 —— 和采葛兄

碧落幽潭莽野川,谁惊伊甸万灵筵。先生英气封侯鄙,五霸相观自入禅。                                     

*梅雨注:五霸者,指非洲五霸——大象、狮子、黑犀牛、非洲水牛、花豹。

(梅雨潇潇 癸巳孟秋)



 

作者  | 2013-8-26 23:54:26 | 阅读(1695) |评论(49) | 阅读全文>>

绝句两章 過約堡雷賽德部落

2013-8-23 20:29:54 阅读1877 评论63 232013/08 Aug23

绝句两章 過約堡雷賽德部落 - 采葛 - 采葛
【三洲行 南非】 過約堡雷賽德部落    庚寅孟冬
其一
絕國山中草自春,客來人往逐風塵。城頭幾度王旗亂,猶醉爛柯成古人。
其二
郭外春山草徑深,野風旋處自清吟。慣聽征角驚南海,依舊荒墟無古今。

 

念奴嬌 黃崖關懷古 - 采葛 - 采葛 博友梅雨潇潇雅评

《其一》:这两首游约翰内斯堡土族部落文化村的绝句在布局造景上手法类似,起承两句铺垫部落所在的自然环境,景中隐约散发着古风缕缕;转结句则在历史沧桑回顾中衬托部落及其风俗的与世隔绝。在极小的画面篇幅中,作者没有直接着墨部落风情的细节和特色(不失为一种化繁就简的大写意挥洒),而是给读者一个总体印象:任凭浮世风云变换,部落所在的草深荒墟处俨然感觉不到今古之变,以致让来访者甚有类似“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桃源情怀。

其一首二句布景道:“绝国山中草自春,客来人往逐风尘”——与世隔绝的部落王国隐没在一片翠山之中,尽管感受不到外面的风云变化,草色自春,四季轮替,山中无历,唯有好奇的游人夹杂在土人中间,来来往往,卷起尘土;来者带进了红尘的同时,也追逐着原居民的历史风情之尘。转句似乎化用了鲁爷‘城头变换大王旗“一句:城头几度王旗乱,作者的意思是说,部落从最初的原始居民生活在此地以来,直到荷兰和英国殖民者进入南非,以及相继而来的联邦成立和黑人参政,几度王旗变换,土族人的生活方式和文化风俗却基本不受影响(当然也有过土人和殖民者之间的战斗)……

这首的结句化典自如,寓意深邃:“犹醉烂柯成古人” —— 作者用了烂柯山王质进山伐樵观童子下棋的须臾间身边斧柄变烂的典故,说,看着那些烂柯,好像它们都化成了古人一般,因为‘烂柯’意象是山中方一日、世外已千年的象征,诗人在这样的‘醉烂柯’意境中,仿佛自己也游走于古人或部落‘无古今’的风土人情中矣。结得有时光穿梭之恍惚。

《其二》:首句渲染了部落土人居住的优美自然环境:“郭外春山草径深,野风旋处自清吟”——诗人说,沿着城外春山掩映在草色中的小径深入而去,野风阵阵,彷佛独自清吟一般。此地的“深”字和“野风”“清吟”几个意象有画龙点睛效果,“深”字彰显了部落所居的世外环境,而“野风清吟”则借景托物,拟人化地吟咏了部落土人不同于城郭“文明人”的风土人情,尤其“吟”字间接体现了祖鲁族人喜欢跳舞吟唱的民风特色(所谓“祖鲁舞”也)。转句云:“慣听征角惊南海”——部落土人已习惯了来自南海沿岸的征角号声和随着殖民风云带来的战乱消息, 然而“依旧荒墟无古今”——结句将部落荒墟比喻成类似日月景物那样的意象,有今古一同的苍茫感,言外之意:郊外丘陵野地的部落人群及风俗不因征角屡闻而改变,依然自隐荒野成一统,延续着古老的传说(南非主要有八个土族部落,其中以祖鲁族人数最多)。结得大气混沌,似古风扑面而来。

 

 

 念奴嬌 黃崖關懷古 - 采葛 - 采葛 博友梅雨潇潇雅和
【七绝 有感南非祖鲁风情】—— 和采葛兄

其一

山幽草碧远红尘,风古村荒有福人。星月静听飞燕舞,销魂帐下汉宫春。

其二

拍岸惊涛吼古今,腥风狂雨孕淳心。弹痕斑驳危岩处,祖鲁清音海客寻。

(梅雨潇潇 癸巳孟秋)

 七律两章 七夕 - 采葛 - 采葛博友泉边渔夫雅和

其一(平水韵十一真)
故国空山草弄春,远方来客踏风尘。王旗变换无新意,依旧清吟效古人。
其二
(平水韵十二侵)
碧草城郊一径深,风吹号角远知音。星空缥缈云烟事,静听荒墟说古今。

 

 

 

 

作者  | 2013-8-23 20:29:54 | 阅读(1877) |评论(63) | 阅读全文>>

三洲行并序

2013-8-20 23:02:54 阅读1847 评论57 202013/08 Aug20

三洲行并序 - 采葛 - 采葛
 
三洲行        庚寅孟冬

庚寅孟冬,予因公经迪拜赴南非。游约堡以观祖鲁风情,过非洲莽原而睹野风胜境,经比陀则闻殖民腥风,宿太阳城而生伊甸园之世外之梦,临开普敦犹感好望角之风云变幻。初夏南非,晴空丽日,满目碧翠,大洋交汇,殊异中土,自有别生面之谓也。旋又北上以色列,过罗马古城凯撒利亚尽领沧桑之变,登海法巴哈伊空中花园一揽地中海风光,谒耶路撒冷圣殿山则尽感宗教烟云纷纭莫测,是非真偽何其難矣哉。瀕死海之滨,暮色苍茫,群山尽染,金晖晕洇,尘心一洗,若有当年予赴云南梅里雪山之情矣。作别中东,即飞赴捷克布拉格,则另一冰雪琉璃之境也。捷克地处欧陆之中,东西文明交融,风物人情,自别有情趣。其布拉格之查理大桥、圣维特大教堂諸多名勝,中世纪欧陆风华毕集一处,而徜徉於卡罗维发利、克罗姆洛夫古堡小城古镇雪径古堡間,与世无争,悠然自然,雅自一番留连于香格里拉之境也。亚非欧三国之行,往返数万里,虽仅一旬有余,天各南北,季分冬夏,境殊相異,而情或有寓乎?

 

 

 

 

三洲行并序 - 采葛 - 采葛  
自京城經迪拜至約堡夜宿富麗華大酒店
曉別京華夢未休,關山飛渡跨三洲。風煙不盡夕陽外,一片錦心誰與酬。
 
 
 
 
 
 
 
 
 
三洲行并序 - 采葛 - 采葛 
約堡之晨
曉夢猶深鳥不眠,一簾翠影弄簾邊。扶欄欲問尚寒未,己見棕櫚在眼前。


 

 

 

 

 

 

念奴嬌 黃崖關懷古 - 采葛 - 采葛 博友梅雨潇潇雅评

    《至約堡夜宿富麗華大酒店》 这首绝句的起承两句似有先帝“坐地日行八万里”之潇洒:“曉別京華夢未休,關山飛渡跨三洲” ——想来现代科技是实现了悟空当年一个筋斗云就有十万八千里之特技了——乍到异国他乡之际,暮色苍茫,风起烟绕,让诗人心生游子情怀和寂寥心思,也是颇可以理解的:“風煙不盡夕陽外,一片锦心谁与酬”,作者在感受约翰内斯堡夕阳风烟美景时,或许想到了南非非同寻常的一段历史风云,并在那样的落日时分,渴望与知音共同分享此时锦心一枚……在起承两句比较欢快的飞渡三州后,突然借景抒情,产生孤寂和遐思情怀,意境上给人一种出其不意的效果,故而让小诗读来灵活了许多,也余韵自萦。

《約堡之晨》 这首绝句前面两句的造景和古人“春眠不觉晓”有异曲同工之美:“曉夢猶深鳥不眠,一簾翠影弄簾邊” ——后面一句尤其生动可爱,把小鸟在帘边逗弄的趣味表达得自然,之所以自然可爱,是因为鸟儿有自己的天性和生物钟,它们不知帘内的人尚在晓梦的美好之中,兀自啄弄着幽帘一角。而被惊醒晓梦的羁客也许并不真的怪那吵闹的鸟儿,因为看到一簾翠影后恐怕就心生怜爱之意了。这不,所思所观都变成了诗情画意了? ——转结句中被翠影弄帘惊醒的主人公走到屋外,想感觉一下有无寒意,却也许忘了孟冬的故国,在全年皆亚热带温暖气候的约堡并无多少寒意:“扶欄欲問尚寒未,己見棕櫚在眼前”——棕榈一景,点明了约翰内斯堡的气候特色。此外,“欲问寒未”句在技巧上似有点李易安“试问卷帘人”的手法。总之,这首给人蛮惬意的一个异国驿旅之晨的印象。三洲行并序 - 采葛 - 采葛

 


 

念奴嬌 黃崖關懷古 - 采葛 - 采葛 博友梅雨潇潇雅和
七绝 感采葛兄三洲行之约堡夜宿富丽华大酒店】

灵光万道曵云游,载客衔诗东胜洲。筋斗云停千里外,方知遗梦鸟巢稠。

【七绝 約堡之晨】

染烟碧树写云笺,欲报伊人晓趣篇。扰梦翠禽何所往?仙踪绿野一亭禅。

(梅雨潇潇 癸巳初秋)

七律两章 宏村 西递 - 采葛 - 采葛 博友小草雅和
其一

万里飞渡异国洲,四方殊景任君游。诗情雅韵他乡逸,唯叹痴心少和酬。

其二
宿鸟啾惊楚客眠,一帘幽梦化云烟。眼前不尽春城意,欲问扶栏是夏焉。


 

作者  | 2013-8-20 23:02:54 | 阅读(1847) |评论(57) | 阅读全文>>

七律两章 题李清照纪念馆

2013-8-17 0:07:29 阅读1708 评论123 172013/08 Aug17

2013年08月16日 - 采葛 - 采葛
題李清照紀念館   庚寅晚秋 
金石夢緣香逐塵,海棠依舊自逢春。垂楊秋暮鴉鳴晚,漱玉泉寒苔跡淪。
千古風流移月影,一窗詩韻向天津。斜陽蕭索芭蕉老,花瘦更思簾內人。
 
2013年08月16日 - 采葛 - 采葛
題趵突泉   庚寅晚秋
一脈靈泉碧璽分,珠璣猶自弄絲綸。撥弦清韻靜魚影,碎月波痕濯世塵。
玉砌千年苔夢古,雕欄四面松風淳。可憐秋染曆山外,一徑黃花無故人。
 

念奴嬌 黃崖關懷古 - 采葛 - 采葛 博友梅雨潇潇雅评

《題李清照紀念館》  两首济南行吟乃作者一贯的诗意蕴藉风格,造景温婉清俊,比兴唯美风流,意象虚实相间,怀思(怀古)和个人抒情遣怀浑然一体。这首《题李清照纪念馆》巧妙地把代表易安生平和诗词的有关意象自然嵌进馆内外情景,没有明显的咏人痕迹和枯燥议论句,却处处让读者感受到女诗人的身影和诗韵在周围忽隐忽现,袅娜千古……

首联开宗明义,用“金石缘”和“海棠春”意象起兴,于诗意画面中精炼地体现了岁月无情、物是人非的无奈,而易安词的魅力一如海棠娇媚,依旧逢春而绽:“金石夢緣香逐塵,海棠依舊自逢春”——作者云,李清照和赵明诚的金石姻缘,以及俩人对金石书画的迷恋,就像一场春梦,化作篆香一缕,湮灭在红尘之中。这个“逐尘”似乎也有点当时家国陷落金人入侵的伤感。此地的“金石缘”亦如宝黛的木石前盟,从侧面体现了李、赵婚姻和情感的美满,以及赵亡故后易安对亡夫的思念和悲伤。另外,“金石梦缘”意象一箭数雕,也指代易安和其丈夫编著的《金石录》,以及李清照的散文《金石录后序》。意境上,前半句的意蕴和“六朝旧事随流水”异曲同工,惟作者此句还暗合了李清照的生平。妙哉。此联的后半句也遣字造景颇灵慧,作者化用了李清照词《如梦令》中“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的句子,将草卉生生不息的自然物景和易安词韵飘绕百代的史实完美地融合一体,真正是用典羚羊挂角矣。

颔联写纪念馆外秋暮景色,景中融典并抒情:“垂楊秋暮鴉鳴晚,漱玉泉寒苔跡淪”——作者继续道,秋天暮色中的垂柳可闻瞑鸦啼叫(营造了一种萧索氛围),而池中寒泉浣洗着碧水中如玉的石子,池边的青苔似乎也给冲洗得痕迹难辩。此处“漱玉”当双关李清照的《漱玉词》集,“苔迹沦”则是人物湮灭在星移斗转岁月中、抑或漱玉词如其它古典文学经典在白话时代遭冷落的一种暗喻,或者我们也可以这样理解颔联,虽然李清照的经典婉约词仍然影响着后代,创造如此美韵的主人公却早已凋零,一如“苔跡淪”矣。

颈联虚实意象并举,议论叙述齐下,想象浪漫,意境动人:“千古風流移月影,一窗詩韻向天津”——诗人云,李清照词作为婉约派经典代表的史实,以及她和赵明诚的金石良缘,风流千古,时时闪现在月影之移中,这句用“千古风流”象征逝去的人物和遗留的美韵,意境上颇有点让人心生幻觉,似乎教读者觉得是女诗人风流倩影忽现在月光下也,“移”字下得很动感,造成了今古穿越之错觉效果。后半句的“一窗詩韻向天津”则联系纪念馆或李清照故居的窗户生发怀思之情,说,李易安曾经在故居写下的词章,仿佛诗韵一窗,溢出窗外,飞向碧天渡口(天津也),而那渡口则是通向天堂和女诗人理想归宿的地方。这句意境的客观“观照”是作者自己的心灵,故而后半句意象似乎也暗合了作者本人欲追寻女词人风流的情怀,或者,这种“詩韻向天津”的曼妙,也是作者自身的向往?

尾联再次回到颔联的秋暮萧索意境,同时在特选的李清照词的意象中,渲染了作者对女词人的缅怀,并且隐隐表达了作者自己感叹流年催人的惆怅,可谓缅怀古人和今人抒情兼顾也:“斜陽蕭索芭蕉老,花瘦更思簾內人”——作者最后说,在一片斜阳萧条中,沐浴着渐老的芭蕉叶,更顾眼前黄花瘦,不禁教人顿思帘内人也!帘内人谁也?其一当暗指李清照故影,其二或隐喻作者自己相思的人影 …… 真是结得惆怅中不乏浪漫情思矣——值得一题的是,“花瘦”意象巧妙自如地化用了易安《醉花阴》中的句子“人比黄花瘦”。有意思的是,作者结句如果从“花瘦”意象幻化成逝去的李清照形象,那么这个“更思帘內人”似乎也可以是作者想象当年李清照思念帘内和赵明诚温馨的美妙时光,因此结句意蕴丰润,教人联想不已,韵味十足!

《題趵突泉》 这首七律的前两联,手法上赋比兴三位一体,描写了作为济南72泉之首的趵突泉之胜景:“一脈靈泉碧璽分,珠璣猶自弄絲綸。撥弦清韻靜魚影,碎月波痕濯世塵”——首句七字,宏观上将趵突泉的物理特色表达得诗意唯美,“一脉灵泉”是实景铺叙(赋也),说三泉成一线的趵突泉将碧玉般如镜的玉玺分成两半。此处作者将趵突泉形容成玉玺(诗经六艺之“比”也),不仅形态上给人美感,同时也暗指此泉为“第一泉”的气势。联想到清乾隆曾为趵突泉墨题“第一泉”的情景,似乎让人遥想当年乾隆罢笔后将玉玺大印在趵突泉上一盖:此第一泉也!:)此外,首句似乎部分化用(抑或异曲同工)于曾作为济南(齐州)太守之曾巩咏趵突泉一律的首联:“一派遥从玉水分, 暗来都洒历山尘”。愚见以为,作者的“碧玺分”较之曾巩的“玉水分”更灵动、出彩,可谓不逊古人之咏矣。

首联后半句从微观上着笔趵突泉特色,比兴同用:“珠玑犹自弄丝纶”——将源源不断喷薄出来的玉珠般泉水比喻成“珠玑”是太恰当不过了,内涵上也有借景抒情、托物寓意的魅力,拙笔以为此句更胜清代诗人何绍基咏趵突泉的妙句:“万斛珠玑尽倒飞”。而“珠玑犹自弄丝纶”从字面上言,可以解为古老的趵突泉(有两千多年历史记载)任岁月沧桑,始终珠玑玉涌,拨弄着钓丝一般的“线状泉”。加以引申一下,我们是否可以说,趵突泉的珠玑万斛之喷,不仅是自然奇观,也给了历代文人雅士诸如李清照、曾巩、苏辙等人以诗思灵感?比如,趵突泉周围、作为趵突泉分支的“漱玉泉”就曾给过李清照灵感,以致词人将其诗集命名为“漱玉词”,其居所雅称“漱玉堂”。而“弄丝纶”意象字面上说珠玑涌出后排列状如钓丝,因“丝纶”尚可喻王言、诏书(典出’《礼记·缁衣》:“王言如丝,其出如纶)”,故而此泉之形神似可比拟风流倜傥的历代文人雅士和谋士们的才情(或许也包括诗文珠玑妙出之作者本人?:))。

律诗联与联之间的衔接自如与否,始终是一首好诗的标准之一,作者此地的颔联承接首联“珠玑犹自弄丝纶”的意境自有行云流水之妙,不露声色地延伸出和此泉相关的另一番胜景:“拨弦清韻靜魚影,碎月波痕濯世尘”——诗人想象一线状的趵突泉,千百年来兀自拨弄着清韵之弦,此番玉音之柔婉悦耳甚至可让泉中游鱼之影静止,何等美妙之素琴之弹,既有类似沉鱼落雁之魅力,也不乏陶公素琴那样可让雅士们清心明志的风韵。从造景上论,颔联前半句动静结合,想象别致,真正把趵突泉的风姿神态演绎得诗意蕴藉,清音绕梁也。此联后半句将画面移动到泉中碎月,物理上让人看到泉水之喷弄碎了明月的妙景,同时此清泉波痕不断地洗濯着红尘千年,涤荡着人间浊念,明净了观者之心灵,提升了雅者之情怀。愚见以为,颔联甚有借景抒怀、明作者崇尚淡泊清雅之志的内涵,此当属赋比中起兴自然矣。而倘若写景状物是纯粹局限于景物本身之视觉美,那么此景未免有些“死景”之嫌、“花瓶”之嫌了。

作者这首趵突泉之咏可谓步步生景、联联揽胜矣。果然颈联宕开一笔,将画面从泉水之景移到了趵突泉周围气象。让我们跟着这诗意摄像机转战到颈联吧:“玉砌千年苔夢古,雕欄四面松風淳”——作者曰,趵突泉周围的亭台楼阁之砌墙雕栏上覆盖着青苔,彷佛提醒着人们千古不渝的人间梦想,华夏梦幻。的确,趵突泉外围的千佛山,即厉山,传说舜曾躬耕于此山,更不用说和趵突泉有关的历史人文千百年来带来的风流遗韵了,如祭奠娥英的殿堂和李清照纪念馆等,明泉青山孕育了古梦不息,如今却深藏于砌墙青苔中,让人怀思,寻觅,和叹息好梦不常在、却依然常驻后世之心灵。与此同时,诗人仰观雕栏玉砌四围,感觉到阵阵松风之淳扑面而来。此“松风”意象也用得好,不仅和“苔梦古”对仗漂亮,意境上也予人松风之韵(可喻人、喻史,喻作者自己襟怀)千古长淳的内涵,恰如美丽的趵突泉历经两千多年沧桑变迁依然风韵犹存矣。注意,此联的情绪、基调和铺叙,也为结尾句做了周全的铺垫。

如果说颈联的基调是怀思揽胜中洋溢着清俊之爽,作者的尾联却出其不意地引入了惆怅情怀,将此律的意境从咏物写景的唯美提升到抒情之怀古慨今的怅然,艺术手法上有异军突起之效:“可怜秋染历山外,一径黃花无故人”——诗人的画面镜头再次从颈联趵突泉边的亭台楼阁和四面松风往外推移到历山野径,说,秋色浓染了历山,唯见黄花盛开小径两边,却看不见远古舜耕山时的清影,也不见人比黄花瘦的易安居士之倩影,而“我(作者)”心中曾经谈笑风声、少年意气共奋发的“故人”亦杳无踪迹 …… 长存的只有那喷涌不息的趵突泉(或可喻梦想清志尚不渝?)和惹人遐思不已的黄花瘦与历山秋之周而复始。尾联暗合并巧用历山典实和李清照词典意象,怀古心绪中暗藏诗人自己的情怀与愁绪,读来教人思接千古,怅盈江山名泉矣…… 好诗!妙结

 

 
 
七律两章 宏村 西递 - 采葛 - 采葛 博友小草雅和
卓冠名泉玉水分,滋荣涧泽涤凡尘。珠旋玉泻蓬莱境,倒影波光绮梦臻。
醉月朦胧闻呓语,倚栏惬意听松淳。易安词韵千秋在,独瘦黄花少故人。
 
垂杨深处易安真,漱玉泉边少俗尘。月满西楼吟绝唱,销魂帘卷瘦佳人。
半生漂泊红颜老,千古风流巾帼臻。我叹斜阳萧索暮,乌云密布苔跡淪。

七律两章 七夕 - 采葛 - 采葛 博友添晴雅和
七律  题趵突泉  
蛟龙弄水飞珠溅,翠玉天成蜃气真。拥枕波心云有梦,戏钩鱼尾柳垂纶。
松声暮里邀泉唱,桂影风中入鉴巡。若得茅庐居我所,不辞长做守山人。
题李清照纪念馆
经年院落惘生尘,落日难回北宋春。蚱蜢清溪移棹慢,芭蕉疏径问莺频。
古愁阶上听风扫,新绪碑前傍暮沦。帘外海棠依旧笑,遍寻何遇赌书人。

作者  | 2013-8-17 0:07:29 | 阅读(1708) |评论(123) | 阅读全文>>

七律两章 七夕

2013-5-1 0:20:48 阅读3199 评论176 12013/05 May1

七律两章 七夕 - 采葛 - 采葛 
七夕    庚寅七夕
其一
獨倚軒窗向夜空,遙知紫鵲聚天穹。相思寂寞今宵散,守望纏綿此刻融。
天上嫦娥顏半斂,人間情侶意應同。可憐新月難為棹,枉臥蘭汀入夢中。
 
 
 
 
 
 
 
七律两章 七夕 - 采葛 - 采葛 
七夕   庚寅七夕
其二
今夜漢河歡語稠,何人寥落與同休。人間偶遇嗟逢晚,夢底交心喜有俦。
自古三生緣未遂,卻期一世意相酬。但得千江晴共此,相攜一棹泊沙洲。


 

 

 

 

 

念奴嬌 黃崖關懷古 - 采葛 - 采葛 博友梅雨潇潇雅评

咏七夕的诗词,自从秦少游一阕《鹊桥仙》千年来高挂银河廊桥,成为天下爱侣美梦成真的象征,如果诗人们的主题要继续着落在“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上,或者歌咏有情人“金风玉露一相逢”的良辰佳境,那么肯定就会成为拾古人牙慧、或老调重弹之吟矣。因此,如何既要点出七夕的特色,又能结合作者自己的独特感受来化七夕这个“陈腐”主题为神奇,当成为后人咏七夕文字的一种挑战。

可喜的是,作者这两律七夕,却并没直接歌咏饱受相思苦痛的情侣相会在此传统佳节,而是在这样一个天下有情人连王母娘娘都不忍心阻拦的那一夜’,抒发了“天涯共此时、可叹难相会”的相思惆怅心绪。因此,这是否也可以看作是两阕为所有不能在此良辰佳日遂愿的鸳侣咏叹的一曲梦底之歌?在技巧上,此二律用语平易却意蕴深邃,真情缠绵却有引而不发之蕴藉,用典不涩、无痕,意象可爱明畅,虽是抒发思念之极而难度鹊桥之怅然心境,却又给人一种极其唯美的意境。第一首意境是先扬后抑,第二首则是抑——扬——抑的布局,总的落幕情景都是七夕独自相思之愁,和期待“相携一棹泊沙洲”的美景出现。因此,我们或者可以说,这是两首借七夕来寄托相思之深的遣怀之作。

《其一》:首联是一幅主人公在七夕之夜倚窗对空遐思的情景,在类似小夜曲的唯美意境中,不动声色地点出了七夕的到来:“独倚轩窗向夜空,遥知紫鹃聚天穹”——夜色降临,主人公独自靠在窗前,对着夜空想甚么?他心中思忖着,此刻天上的紫鹊们一定成群结队聚集在银河附近呢。这个“紫鹃聚天穹”意象可谓点到为止,韵味无穷,潜台词是:紫鹊们知道是七夕来了,王母娘娘差遣它们搭鹊桥去了…… 读者看到这里,似乎能想象那些叽叽喳喳的鹊儿们争相去搭桥的可爱状态,哦,爱情的使者,一如青鸟们的知心和长途跋涉为情侣们传送相思佳音的殷勤,这不禁让人想起李商隐无题句中所云之“青鸟殷勤为探看”的相似场景。因此,此律的开场白给人一种相思成灾的人儿在七夕之夜看到的一个美好情景,此即所谓的意境先“扬”之安排。

颔联作者用了一联议论句来描绘七夕之际的心情,这实际也是天下相思情侣在这天的共同所期:“相思寂寞今宵散,守望缠綿此刻融”——虽然用语直平,但是因为紧扣首联快要搭成的鹊桥,和七夕指代的抒情意义,这样的议论句就不无直入心扉的温柔了。插一句,象相思这类情感主题的诗词,虽然也可以构思和用典遣词弯弯绕些,但是却常常不如在构思精心和情感真挚的铺叙前提下用语平实更能打动人心。试想,如果你要在短时间内体会表演者的情感世界,她/他浓妆涂抹地甩水袖好呢,还是素衣一袭、淡妆相望君更散发动人之韵?

在前面几联似乎七夕鹊桥相会的很多因素都具备了的情况下,这律的收尾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弯,把整首诗前面的“扬”景,迅速转为无奈之极的“抑”景,不禁教人顿生断肠之意!请看结句:“可怜新月难为棹,枉臥兰汀入梦中”——诗人说,可怜啊,鹊桥那边搭是搭好了,可上不去银河(潜台词),那新月儿是难以成为坚实的爱之棹的(巧思也!)。所以这想象中的(月)船儿只能枉然卧在开满幽兰的汀州附近,入梦去成全相会的愿望了。一个“难为棹”和“枉卧”,道尽了主人公思念之极,却无计为短棹、浮槎去和远人相会的惆怅。至于这可爱却无奈成为真“棹”的新月之“棹”,是否同时是象征风月之美却极其怅然的刹那,读者各自领会了。另外,这样的结尾让人在体会作者的相思之切难践七夕之佳节的同时,还给情侣们留了一个自我安慰的希望,那就是“入梦会鹊桥”,这似乎是无奈相思情侣黑暗中的一缕晨曦,也是思念情感最终能穿越银河或跨过鹊桥的一种象征。感人妙结。

《其二》:和第一首相比,这首更多的是直抒胸臆,前面三联都是叙述、议论抒情为主,但是尾联却在形象思维中营造了一种相思苦痛后的期望,可算是“抑”中有希望之“扬”。因此,作者两首七夕虽然总的基调比较悱恻低沉,但是孕育了思念中的期待和信念,故而读起来别有一种“带着甜蜜的愁苦”。

先看开场白:“今夜汉河欢語稠,何人寥落与同休”——作者云,在七夕之夜,天上的河汉一定是欢声笑语了,有忙着搭桥的紫喜鹊助兴,有正准备渡河会情侣的佳人、帅哥们 (呵呵),此刻有谁,他(她)的心境却和那欢语稠不太搭调啊?竟然只能隔着银河“同休”也?首联在点题的同时,直截了当地描绘了主人公的是夜心境!这个“同休”的提示,为下面两联作了铺垫。  

颔联的抒情真是情真意切,却又有灵犀相通之乐后的无限惆怅:“人间偶遇嗟逢晚,梦底交心喜有俦” ——作者道,虽然是偶然相逢,却心有灵犀般地感到美妙,于是一发感叹“相逢之晚”了,然则这种嗟叹毕竟还是常被“梦底交心”的快乐时光所淹没……何其美哉!这联虽然是简单的议论,但是恰逢七夕之夜思念之人不得相逢的时刻,又是心灵如此相通,故而这样的简单抒情也就散发着刻骨般的柔情似水却佳期难望之感叹。意境上是不是有点“断臂维纳斯”的韵味?多么美好的造型和千古美人,却少了令人暇思不已的玉臂…… 而正是这种遗憾,使得断臂维纳斯的魅力独一无二,或者说,使得此律中的“偶遇嗟逢晚,梦底喜有俦”的意境具有乐痛并快乐着的艺术张力感。这联的情形是有抑有扬,其实正是情感或爱情悲喜的某个侧面之折射。

颈联是颔联抒情的变本加厉,或螺旋上升:“自古三生缘未遂,却期一世意相酬”——这联的议论情感,很有些辩证法或哲理。所以手法上带点宋诗的味道了。作者或许想表达这样的感思:从古到今,虽说有三生石上的相逢和缘分,然则三生之缘到底看见遂愿了没有?情侣们却天真地期待这一生一世能爱意相酬,这,是不是有点徒劳呢?诗人也许想说,这一世之爱,或许和三生之缘一样有点“不靠谱”呢……虽说“这一世”是看得见的,未必比那看不见的“三生缘”更能教人掌控自如矣。因此,颈联是从前面颔联的有抑有扬抒情中滑入了不无悲观的“抑”景之叹息。彷佛一条情路,从喜相逢的宽阔大道上起步,渐渐走入了窄阴之巷。悲乎。

作者真不愧为深谙诗词之道抑扬起伏或一唱三叹之真谛,当情绪转入了三生缘和一世意都看来没有出路的情形下,突然在尾联来了个绝望中的‘洞天石扉,訇然中开”的妙境,让惆怅不绝的自己(或所有饱受思念之苦的情侣们)在情感的窄巷中又通向了某种蓬莱仙境。各位看官请看诗人的收尾:“但得千江晴共此,相携一棹泊沙洲”——这个结尾是美妙的唐诗式诗意结尾了,说:只愿千山万水共此美景同赏,终有一天可以相携“意象酬”的人儿短棹一曲,泊沙洲而柔情蜜意。这个结句不仅整个意境很温馨唯美,尤其好在一个“泊”字,把想象中的相聚情形蒙上了一层朦胧面纱和诸多留白,让“泊沙洲”的帷幕后面意境变得韵味无穷,缠绵幽幽矣。

 

念奴嬌 黃崖關懷古 - 采葛 - 采葛 博友梅雨潇潇雅和

【七律两章  七夕】 —— 和采葛兄

其一

梧叶飘黄晚照雄,蝶痕花影小楼东。青丝一缕托征雁,芳意三生遣隐衷。

枉羡银河风浪静,难如牛女殢云融。人生长恨东流水,更叹身无紫鹊功。

其二

轩窗开半晚香觅,唯见相思碧野稠。应喜相逢灵脉契,叹无前世道行牛。

巫山云雨今宵隐,河汉廊桥此刻柔。若得三江欢棹共,随它七夕泪横流。

(梅雨潇潇 癸巳七夕)

七律两章 七夕 - 采葛 - 采葛 博友添晴雅和
七律  七夕两章
其一
孤影随行对晚风,无边夜色去年同。银河有岸仙难渡,紫鹊罗桥梦可通。
目断崔嵬千念远,人添寂寞一楼空。今宵许尽灵槎愿,缺月犹悬阆苑东。
其二
黄昏立尽暮烟稠,细细凉风总识秋。天上清欢今夜有,花间绮梦几时留。
长山远望空余念,疏牖孤凭怕湿眸。满抱离愁推不动,月华无约上西楼。

七律两章 七夕 - 采葛 - 采葛博友泉边渔夫雅和
午夜凭窗望碧空,星河潋滟泛苍穹。营桥紫鹊千年聚,扣魄柔情七夕融。
庙宇幽居丝竹敛,红尘久守律音同。谁人借月摇舟楫,手挽芳兰醉梦中。

七律两章 七夕 - 采葛 - 采葛 博友玫瑰余香雅和
天路迢迢杳碧穹,星河渺渺鹊桥中。云阶美景别来聚,月帐良辰蟾殿空。

自古有情难相守,何期朝暮与谁同?惟将沧海秋风渡,不负巫山春雨融。

七律两章 宏村 西递 - 采葛 - 采葛 博友小草雅和
七夕 依韵和采葛兄

皎皎星河寂寞空,莹莹月色漫苍穹。周年一别今宵见,此刻双依醉意融。

 喜鹊搭桥横彩练,吴刚奏乐贯西东。可怜晓箭惊翠楼,更叹更残扰梦中。


 

作者  | 2013-5-1 0:20:48 | 阅读(3199) |评论(176) | 阅读全文>>

七律四章 过苏门山

2013-4-6 11:54:22 阅读1538 评论225 62013/04 Apr6

七律四章 过苏门山 - 采葛 - 采葛

 
過蘇門山  庚寅仲夏
其一
夜雨松山翠意噙,若聞長嘯伴幽琴。鳥驚林露荒台濕,風帶煙痕空闕簪。
豈問野狐明道意,羞將塵夢染天心。客窗孤影難眠去,欲與先賢相對斟。
其二
疊翠洞天人跡稀,曉風回望露霏霏。循階不見鶴蹤逐,登閣如聞嘯韻飛。
一任碧微收眼底,何妨松籟逸玄機。倚欄山氣潤襟袖,欲語問誰同我歸?
 
 
 
 
 
七律四章 过苏门山 - 采葛 - 采葛 
過蘇門山  庚寅仲夏
其三
一聲長嘯古今空,魏晉風流誰與同。山隱曉嵐聽鳥語,雨敲殘砌辨廬蓬。
荒台何處垂青眼,草徑幾時起劍風。寥落無由對泉影,四圍煙樹一孤鴻。
其四
安樂窩中春夢遲,偶將塵事付閑詩。扶筇觀露辨梅影,把盞聞香識洛漪。
陋巷墨濺真趣遠,百源泉逸脈流歧。可憐人去芳菲亂,不問天心只問蓍。


 

 

 

 

念奴嬌 黃崖關懷古 - 采葛 - 采葛 博友梅雨潇潇雅评

    位于河南新乡百泉北侧的苏门山可谓历代文人墨客和志士仁人驻足的名山,真是应了“山不在高,有仙则名”的古言。作者这组苏门山游历感怀诗,将山景、人文和作者自己的感思融为一体,化典无痕,状景清雅,遣思含蓄,怀古沉郁,是禅意、哲理、思辨和个人情致抒发的绝佳宣泄。

【其一】 这首诗笔触清雅,意境空灵,遣兴高远,古今士人仿佛在苏门山的幽深松林中神交悠悠,意象和抒情十分契合苏门山作为古代先贤仁人隐居之地的澹然氛围,也抒发了作者渴求知音的心境。起句画面是苏门山的仲夏蓊郁之景,隐约有作者仰慕的嘤鸣之声传来:“夜雨松山翠意噙,若闻长啸伴幽琴”——诗人道,夜雨一场,雨滴挂在松叶,好像噙着翠意芳香,隐约听到林子或山谷里传来阵阵长啸,伴随着竹下素琴,令人心驰神荡……这联“翠意噙”的噙字下得拟人化,说是雨滴噙翠,何尝不是步入苏门山的作者噙翠?而恍然若闻的长啸和幽琴声,则是暗指此处曾经隐居和逗留过的魏晋高人孙登和阮籍、嵇康数人的长啸与抚琴,因孙登、阮籍擅长啸,而嵇康则长于弄弦遣兴。孙登字公和,号苏门先生,土窑居之,夏则编草为裳,冬则披发至腹,善长啸,好易读,扶一弦琴,人见之与语不应。竹林七贤中的稽康曾从游三年,问其所图,终不答;阮籍也上过苏门山,开始孙登也不理会阮籍,一日孙登突然长啸,令阮籍心神震动,阮亦长啸相答。

颔联写景,烘托出一幅山中高人遗迹难觅的空荡惆怅意境,以彰显作者登山觅先贤的恳切和淡淡落寞感,是典型的景语寓情语:“鸟惊林露荒台湿,风带烟痕空闕簪”——林鸟飞过,惊动了林中幽露,随之弄湿了荒台。这句造景颇有意趣,作者的观察显然很仔细,看鸟儿飞越湿润的树林,然后抖落羽露,栖息并弄湿了荒台,整个画面灵气,有动感。此地的荒台固然可以泛指,但也可能暗指苏门山顶晋人孙登曾经长啸过的“啸台”。后面半句真是唯美空寂到极点,说:风儿带着山上(抑或“历史”)的烟痕,仿佛是一根素簪,斜插在如今早已杳无人迹的山中“空阙”,这个“空阙”可能指曾在苏门山隐居、讲学、或逗留过的历代先贤居住地,包括著名的宋代理学家和易学大师邵雍在山上的居所——“安乐窝”。

颈联是作者游苏门山的感慨和明志,可能也部分体现了作者仰慕的先贤们的情致与风骨:“岂问野狐明道意,羞將尘梦染天心”—— 诗人云,这是一个先贤高士隐居的的地方,我并不关心与这些高士天天在一起、丛林中的野狐之类是否耳濡目染修得了道气,但我来这里,却不敢将俗尘之气玷污了澄洁的灵性 。有道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想千年野狐们不时闻道先贤们的高论雅举,本来也是修得一点灵气的,但是作者并不想附会风雅,何况野狐们或许也只得了高人的一点皮毛,因此诗人说并不想求道它们。后面一句似乎也暗示了作者虽然对野狐或附会高人的义理有所看法,但毕竟也心怀敬意。作者在颈联发出不问道野狐、亦不将俗尘之气亵渎山中灵性之后,于结尾句表达了渴求知音的寂寞,和欲穿越时空与先贤们相会对酬的心声:“客窗孤影难眠去,欲与先贤相对斟”——作者说,“我”寄居在山中客所,凭窗孤影神游千年,难以入眠,真想和自己仰慕的前辈高人贤者们畅饮清淡,论道古今,长啸低吟,魏晋风流,一醉方休矣!全诗便在如此高雅情趣和求贤若渴、求知音切切的真情流露中拉下了帷幕……

【其二】 之二的笔法和情景交融,以及抒情方式与“其一”很相近,只是造景遣词似乎更加诗意蕴藉。首联是幅出尘洞天画面,俨然桃源仙境一般:“叠翠洞天人迹稀,晓风回望露霏霏”——仙气氤氲、高人隐居的洞天胜地掩映在叠翠林霭中,人迹杳然,出奇幽静;随着清晨的风儿转身望去,晓露霏霏,给人一种山中林深处的湿润雾气袭来的感觉,这样的“露霏霏”,和“人迹稀”组成的朦胧晨景,为颔联的承接铺垫了绝好的意境。

颔联诗人道:“循阶不见鹤踪逐,登阁如闻啸韵飞” ——虽然沿着林阶(或山阶)看不到鹤踪相逐,登上洞天楼阁时,却好像听到远远传来长啸之声飞越在苏门山中。此地的“鹤踪”泛指曾经隐居、逗留于苏门山的历代先贤高人们,而“啸韵”自是暗喻和此山有渊源的晋人孙登、阮籍等人。

尽管先贤们不知去向,唯有遗韵回荡山谷,但作者依然心境开阔,从容地欲在山中翠微里继续寻访道气真谛:“一任碧微收眼底,何妨松籟逸玄机”——作者云,寻不到先贤的遗迹也没关系,不妨就将眼前的山林翠微尽揽眼底吧,享受天人合一的境界难道不是那些隐士高人所崇尚的么?也许,那些灵气十足、香韵缭绕的松籁正不时飘逸出大自然或我欲寻觅的玄机呢。“玄机”句抑或也部分暗喻了隐居此山的高人们之道行,和幽深的哲学思想体系,或许也是作者游访此名山时得到的部分顿悟也未可知。

因为山中先贤不遇,本已知音难觅的诗人更加备感寂寞,于是在结尾句写道:“倚栏山气润襟袖,欲語问谁同我归?”——靠着山居前的栏杆,任霭气侵润衣服,寒气仙气丝丝,此时真想抒发心声,问问有谁可以和我一同归去?这个“归去”之目标,愚见以为是归心中追求的天心或理想之终极,或者是与知音共慕的美好天地——结句的“欲语”两字下得好,欲语而未语,无声胜有声,正是诗意蕴藉之体现,于是拓宽了读者对意境和作者心境的言外之意的想象空间。

其三】 此律着重缅怀曾在苏门山隐居、游历过的几个魏晋人士,并由此展开遣怀、感思。首联点题,牵出魏晋风流的典型画面:“一声长啸古今空,魏晋风流谁与同”——自从孙登在苏门山长啸、并和阮籍啸而对语,他们的狂狷倜傥和独立不羁人格真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也。此乃作者所敬仰。颔联在景语中隐伏了魏晋风流如今难辩苏门山鸟语花香和山庐野径的情景:“山隐晓岚听鸟语,雨敲残砌辨庐蓬”——作者云,清晨的山气仿佛面纱,将苏门山隐隐遮住,只有鸟声可幽幽所闻,却不再能听到声遏行云、气贯古今的孙、阮长啸了(潜在语);细雨敲打着残砌,让人难辩昔日居住过风流先贤的茅庐。

颈联是此诗画龙点睛的地方,嵌典无痕,诗意袅袅,景中有情,画中飘影:“荒台何处垂青眼,草径几时起剑风”——作者道,曾经长啸起处的荒台,哪里还能看见阮籍当年的青眼?而寂静的草径深处,什么时候会突然刮起一阵嵇康的剑风缕缕?阮籍当年能做青白眼,看见嵇康和其他中意的知音,他会青眼相对,而对讨厌的人,则白眼对之,以示不屑。剑风一典应来自嵇康曾喜打铁铸剑的史实。注意,这联不仅是怀古思先贤,亦是作者自己的遣怀明志,诗人好像在说,而今能知遇自己的青眼又在何处?唯见野苔没荒台而已……字里行间洋溢着呼唤阮步兵那样的古今知音同道的心声;而对嵇康剑风的描绘和怀思,也充满了对其潇洒不羁、不畏强暴精神的仰慕。想当年嵇康宁愿慷慨而死,也不愿曲意迎合司马家族的淫威,坚决不仕晋庭,可谓铁骨铮铮,剑气干云矣。

结尾在寂寥凄恻的画面中,抒发了作者不能再见到魏晋风流的遗憾和落寞心情:“寥落無由对泉影,四围烟树一孤鴻”——对着那幽幽泉影(暗喻孙、阮、嵇康等人),甚感寂寞,不知所措,唯见四面烟树排排,一只孤鸿孑然而起,知向何处……孤鸿者,当是作者自况也。余韵袅袅之结。

【其四】 这首怀古的重点放在少时即于苏门山百泉隐居读书的北宋五子之一、著名理学家、一代易学大师邵雍身上。作者将有关邵雍的典故巧妙地嵌入意境,展开了围绕在邵子与苏门山有关渊源的景物和著述史实之描绘,同时穿插了作者自己的感思。首联借景抒情,既是怀思邵雍先贤,也是作者自己的心境流露,可谓一语双关矣:“安乐窝中春梦迟,偶將尘事付闲诗”——诗人了来到了苏门山邵雍的故居“安乐窝”,自然陡生“安乐窝中春梦迟”之感慨,这也令人想起邵子当年隐居安乐窝、微醺不醉的耕读往事,于是作者不免产生了将红尘经历付诸笔端诗文的闲情逸致……当然,“闲诗”句也可以暗指邵雍当年的事迹和诗文,比如他曾作有十首梅花诗,有句云:“一院奇花春有主,连宵风雨不需愁”,“数点梅花天地春,欲将剥复问前因。”—— 有关“安乐窝”的由来:邵雍当时不仕,颇得时人和同辈儒雅之士敬佩,其时富弼、司马光、吕公著等达官贵人十分敬仰他,常与之饮酒作诗,并买园宅送他居住。但邵仍过着耕种自给的生活,并名其居曰“安乐窝”,自号“安乐先生”。

颔联景中寓事托情,字面意象唯美,内在意蕴深广:“扶筇观露辨梅影,把盏闻香识洛漪”——作者扶筇上山(啧啧,还没那么老态龙钟需要扶筇吧?),看到春露垂垂,寻找着曾让邵子着迷过的“梅影”,更把盏美酒,闻香识玉。这个玉,不是一般的佳人,也不是所谓的洛神,却是“伊川翁”邵雍也(伊川者,洛漪也)和其承传的诸如河图、洛书、宓羲八卦六十四卦图像等渊源。总之,这联的“辨梅影”和“识洛漪”均是暗指作者欲在苏门山安乐窝寻觅易学大师的足迹和感思其有名的《梅花易数》占卜书或其它理论。

颈尾联之转折似乎是作者对邵雍学术的个人见解:“陋巷墨濺真趣遠,百源泉逸脈流歧”——作者道,邵子少时家贫,但聪慧好学,在苏门山隐居读书,很有点效慕颜回“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之风范。邵后来也未入仕,他的儒学和易学承继幽微深远,并有自己的创新和见解,邵雍创立的“先天易学”包含了“性命之学”和“物理之学”,将天地之心(天道)与圣人之心(人性)统一在易道中,故糅儒家的伦理哲学、历史哲学与道家的宇宙哲学、生命哲学为一体。然其理论在传承中却未被后人准确领会并批判性地继承,以致源于百泉的邵学精神到了后人那里,很有点走入歧路了。

紧接颈联对邵雍哲学体系的论述,诗人故在尾联道:“可怜人去芳菲乱,不问天心只问蓍”——春天落幕了,理学大师和有关人士和历史也如零乱芳菲,不知所踪,于是诗人发出了这首诗的灵魂句:不问天心只问蓍 ——蓍草者,多年生草本植物,可用其茎占卜,如“蓍龟”。作者意指邵雍的“性命学”和“物理学”,后人可能并未吸取其中的精华部分,反而比绍雍本人更热衷于其中比较虚幻的易学占卦部分,此岂很难让人追寻到真理之本性乎?(天心,最高之道也)。提一句,据称邵雍的梅花易数算卦,时人以为很准,后人崇拜者也汲汲于此道—— 最后,“不问天心只问蓍”这句,在技巧和结构上似乎翻用了李商隐讽刺汉文帝深夜召见贾谊问神鬼的《贾生》诗句:“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 。”故而作者这首诗对邵学理论的褒贬也就有点不言而喻了

 

 

念奴嬌 黃崖關懷古 - 采葛 - 采葛 博友梅雨潇潇雅和

【七律四章 苏门山随想】——和采葛兄

其一

久慕苏门道气深,仙风凝露醉林禽。摩云洞府眠禅梦,落鬓松针碧玉簪。

一啸荒台连魏晋,百泉古韵逸丘岑。依稀鹤影梅边幻,欲觅玄机暮雨霖。

其二

洛尘惯染世相违,跃上葱茏倦客飞。狐影陌间痕道意,野庐壑底辨幽微。

推轩林下广陵散,闻鸟板桥清袖归。岂怨五湖青眼孰,此间妙韵可偎依。

其三

横空出世绝长啸,一脉风流命不同。筚户孙郎安草卉,剑风叔夜咽穷通。

危途烂醉独魂醒,彼岸重逢未曲终。雨雪萧萧荒冢没,江河不废共鸣鸿。

其四

三清涵翠百源滋,六腑栖鸿安乐诗。索隐草虫参物理,怡然蓬荜破凡思。

梅花易数生灵景,太极惟宁变万奇。总问天心何处有,人生如煮问神蓍。

(梅雨潇潇 癸巳仲春)

七律两章 宏村 西递 - 采葛 - 采葛 博友小草雅和
梦游苏门山——依韵和采葛兄——  
其一
峻岭叠松满目森,百泉入谷似闻琴。凄凄芳草遮来路,寂寂荒台怎觅寻。
旧舍无人研道意,新屋有客念雍心。先贤若感君情挚,定与相携把酒斟。
其二
红瘦溪潺没石矶,绿肥松郁现葱葳。鸟因人迹惊魂落,蝉惧阴寒絮噪稀。
拾阶为觅悠闲鹤,登阁还寻啸韵飞。倚栏恍见孙公面,共语疏狂惬意归。
其三
长啸还分短疾空,三公处世不相同。悲伤独酌佯身醉,率性超脱绝世雄。
赏识还怜青眼至,结梁犹怨剑扬风。先贤旧事谁能论,且看荒台一棘蓬。
其四
耕稼怡然自得时,焚香燕坐赋闲诗。张园沐雪观梅景,湖里行舟赏洛漪。
索隐探赜知识博,钩深致远乃真师。虽名安乐无暇日,千古流芳史册知。

作者  | 2013-4-6 11:54:22 | 阅读(1538) |评论(225) | 阅读全文>>

七律一章 重過龍門石窟

2013-3-27 21:46:34 阅读1216 评论186 272013/03 Mar27

七律一章 重過龍門石窟 - 采葛 - 采葛 

 

【重過龍門石窟】  庚寅仲夏

 

 

二十年前予尝独游古都洛阳,时值隆冬,万森萧瑟。其时也,予以孤客飘零之感慨,谒关陵而悲忠义之杳,觅金谷则感富贵之幻,望伊阙之寒烟而生世事茫然之叹,过龙门之残垣则叹百代皆芜之悲。其时也,予以无根飘萍之躯,逢霜寒冷雨之时,百感由衷,万念无绪。过关林则咏:古来忠义数云长,气挟风云动紫皇。一日桃园感知遇,终生旧麾罩华章。神威三国雄无敌,儒雅春秋才自芳。可恨苍桑皆古事,但听寒树没斜阳。流连伊水之滨,静参石佛之灵,逝水固已无言而石僧几曾有灵?曩日予虽颇涉猎佛经,颇喜其中精妙禅机,然于佛法轮回之说恒持敬远之心焉。龙门石窟始凿于六朝北魏之际,正值佛法兴盛之时。其日予独自徜徉于龙门诸佛造像之间,忽忆六朝北魏司徒白马公崔浩之遭际。崔浩以汉人之一介书生,侧身于鲜卑皇朝之中,叱咤风云,安邦定国,神机莫测,诚可谓一时名相矣。崔浩博识洞微,然素憎浮屠,终一力肇启“三武灭佛”之始也。渠料竟以一部《国史》而遭族灭之灾,岂非冥冥之中天之报应乎?孝文之时,胡魏南迁至洛阳,自此佛法大盛而魏竟式微以至覆灭。此又岂佛陀能佑之哉?千年王旗各有所崇,而一代风流自得其归,岂一二人心之所能定乎?当其时也,茫然沉吟,尝作《桂枝香》并七言诗以纪当时之意。二十年逾矣,故地重游,华发已生,而世事易矣,素心或有移乎? 七律一章 重過龍門石窟 - 采葛 - 采葛 

 

廿年煙雨若川流,楚客霜華意未休。草染春山風氣翠,燕穿僧影梵歌悠。
六朝雲夢空相憶,一脈心香誰與酬。遙見香山千樹碧,應聞石佛讀春秋。


 

 

 

 

 

 

 

 

念奴嬌 黃崖關懷古 - 采葛 - 采葛 博友梅雨潇潇雅评

象游龙门石窟这种赏古迹或怀古题材,最忌讳的就是写得过实,以及在细致末节上做文章,这样会导致诗意大减。这一类的题材,写景不该是单纯写景,要为写实和喻事及怀古抒情做好场景铺垫,而意象或造景,也切忌全部是实景,最好虚实相间,情景交叠,才能意象丰润,有层次感,并给读者更多的想象空间。此外就是要围绕一到两个主要的吟咏论点来展开起承转合。作者于这一类题材的诗词写作,愚见以为是深得咏古而诗意依然保持优美和蕴藉的。再者,咏古说理也最好用形象思维带动部分议论和比喻来进行,不然意境或画面会过于抽象,好比只有骨架而没有血肉,则也不能成其为一首好诗的。最后,咏古诗如果适当结合个人特定的感慨,也会使得整首诗更具个性美,况且,将个人身世或喜怒哀乐融于咏古题材,则会让读者感到历史并不是和自己毫无关联的,咏古也不一定要大而无当的。

首联的场景是大画面中隐藏了作者的个人诗意形象和对岁月流逝的感叹,于是在这种时空变化的交错中,很自然地就能为后面几联意境的怀古吟咏做好铺垫。作者起句道:“廿年烟雨若川流,楚客霜花意未休”——诗人云,离开前次游龙门石窟,已经二十年飞逝而去,时光恰如烟雨淅沥,汇成川流,滚滚东去(此句乃用了圣人“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的典故),“我”(楚客也)的鬓发也染上了霜花,可是虽然华发上鬓,却依然“意未休”也。这个“意未休”是感叹作者的济世理念和青春理想还没泯灭。同时,“意未休”似乎也是历史本身不断在延续的一种象征。而“楚客”在此一是隐喻作者的南方人身份,另一是指作者的屈原情结,因为诗词中一般用楚客来替代屈原,和远离他乡、心有忧患意识的士人。

颔联是用国画样的写意手法和电影蒙太奇手法来展开龙门石窟的基本场景的,作者采取的是大处着笔的技法,把整个佛象石窟镶嵌在春色浓浓的草山翠风中,如影似幻,颇符合诗意朦胧的诗词真谛,而根本不论及石窟佛龛的细节或甚至具有代表性的石像,诗人云:“草染春山風氣翠,燕穿僧影梵音悠”——春草葳蕤,将龙门石窟所在的香山和龙门山披上了春色,连风儿都染上了苍翠;只见燕子穿过佛像僧影间(好美!),荡漾在禅声悠然中,何其自在潇洒!端的有槛外脱尘之意趣也……这联是“草色染翠风”意境对“春燕穿佛影梵音”画面,十分的诗意唯美和禅意空灵,所以特别契合石窟禅像所在的幽静和神圣背景。——写到这里,不揣冒昧地鸡蛋里挑下小骨头,愚见略觉“佛影梵音”这个意象从音韵上言,“影”、“音”两字的发音嘴型比较接近,所以读起来稍觉不畅,而从意蕴讲,僧影和梵音意思接近,无非都是说的佛禅意境,所以拙见以为也许用其中一个意象即可。仅供参考。

颈联诗人是如何转的呢?作者没有继续着墨于龙门石窟本身,而是思接千载,进入了怀古思绪,同时融入了个人情怀感叹:“六朝云梦空相忆,一脉心香谁与酬”——这联对工意美,内涵丰富,怀古感己并重,在很小的篇幅内容纳了十分丰富的咏史观感和诗人自己对历史、岁月的沧桑感和落寞感。作者似乎在说,和北魏(龙门石窟始建之时)同存的六朝梦幻与史实,都在岁月的烟云中消失殆尽,如今我们只能枉自回忆那时的情景了;后面一句或可做双解,一是从作者个人角度出发,说:“我的心事和理想”可以和谁诉说呢?现实知音难觅,而要在历史的云梦中找到自己的同好,可惜人事都已湮灭,无人可对坐相酬内心感思,落寞之极啊……同时,这句是否也可从石窟佛像的角度展开抒情?那禅佛为众生点燃的心香,或为超度特定时期的人事所作的祝福,如今也见不到施主们了,所以诗人和石佛们都在历史和岁月的流逝中感到了一种深深的寂寞。总之,颈联怀古空灵、沉郁而大气,抒情真挚感人而诗意蕴藉,意象丰富而不杂乱,同时给人留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尾联从龙门石窟的近景拉开,镜头转向了对岸的香山,从而将画面的纵深幅度伸展了,而不是局限在石窟本身。本来嘛,咏石窟固然是个中心点,但是整首诗的场景如果都围绕在石窟本身,那么必然会出现意境的“单调化”,自然抒情和感想也就会收到艺术效果上的局限。作者最后将镜头指向石窟对岸:“遥见香山千树碧,应闻石佛读春秋”——作者说,远远地望向伊河对岸的香山,唯见碧树满山,那些碧树彷佛和来拜谒石窟的游人一样,能听到石佛在阅读着千古春秋历史呢!这最后一联的拟人化造景,使得龙门石窟的石像一下子活了起来,成了历史的见证人了。但作者在诗行里没有明确说的是,当石佛们在风雨中阅读着千秋历史时,他们是否真能给人们带来心灵的安宁和福佑呢(或是潜在意蕴之一?)?于是结尾就在意犹未尽中拉下了帷幕,这正附和了言有尽而意无穷的真谛。

 


 

念奴嬌 黃崖關懷古 - 采葛 - 采葛 博友梅雨潇潇雅和

【七律 龙门石窟畅想】—— 和采葛兄

其一

翠烟峡谷洞天幽,素手拈花香未休。云洇禅声开万眼,石摩燕语说千秋。

有缘楚客祈湘梦,无尽须弥纳庾愁。举目伊河孤月笼,似闻剑影漫春柔。

其二

六朝魂梦舞沙鸥,烟雨龙门道气浮。风动禅心潜石壁,春涵野径乐鸿俦。

欲寻九老衔杯醉,漫顾千帆逐水悠。若得红尘情不老,吃斋捣药可无休。

(梅雨潇潇 癸巳仲春)

绝句 題梅花 - 采葛 - 采葛 博友一掬茗香雅和

【七律 过龙门石窟】和采葛兄
烟云绕壁自悠悠,伊水逐霜几度秋。山阙藏青阁宇静,龙门入碧洞天幽。
常闻梵曲随风过,犹见佛光伴月流。寻梦香川酬夙愿,谁开石迹向中州。
七律一章 重過龍門石窟 - 采葛 - 采葛 博友皮润清雅和

倏忽遥忆拜龙门,伊水潺涟追梦魂。十万佛窟遭业损,一山感悟寄灵根。
飞天香乐莲花美,舍那明光慈笑尊。摒却尘嚣归静寂,虚空天雨尽心温。
七律两章 宏村 西递 - 采葛 - 采葛 博友小草雅和
梦游龙门石窟——依韵和采葛.梅雨潇潇
白驹过隙瞬间流,北魏隋唐历历悠。数代王朝如梦幻,眼前佛影若云浮。
遥思武媚碑无字,漫顾岩雕峭壁留。何不逍遥学野鹤,自在行空度春秋。
咏长江第一湾——和采葛.梅雨潇潇
劈山卷浪自西来,曲折回东不复回。夹岸柳枝邀蝶舞,居中石鼓击花开。
甘泉滋润乡间土,溅玉刷清竹叶埃。莫叹时光如逝水,此湾长驻胜瑶台。

作者  | 2013-3-27 21:46:34 | 阅读(1216) |评论(186) | 阅读全文>>

七律两章 生日感懷

2013-3-16 20:39:41 阅读1631 评论238 162013/03 Mar16

七律两章 生日感懷 - 采葛 - 采葛 
生日感懷    庚寅四月
其一
落拓江湖幾十年,清風兩袖獨翩翩。廟堂冕集氣猶壯,野渚鴻孤雨自愆。
豈欲鋏歌驚魏闕,肯將芹論付斜川。舒襟長嘯吟梁父,不效青蠅慕劍懸。
 
七律两章 生日感懷 - 采葛 - 采葛 
生日感懷    庚寅四月
其二
別夢悠悠近晚秋,鬢霜新染未知休。覺非應忘崢嶸歲,生髀不吟惆悵謳。
三徑柳煙邀月醉,一壺清茗與誰酬。願將雲水濯青袷,橫棹斜陽不系舟。
 
 
 

念奴嬌 黃崖關懷古 - 采葛 - 采葛 博友梅雨潇潇雅评

    两首生日感怀,都是借生日来遣怀励志抒情,回思既往,感慨当下,寄情未来,有自豪、有惆怅、有不遇之叹,更有隐逸高标和淡泊致远情怀。手法上,议论、比兴双管齐下,并用了大量典实来深化意蕴,情怀上第一首偏豪放激昂,激昂中有淡淡的怅然;第二首则清思逸远,洋溢着桃源情结。

《其一》   首二联是作者对迄今为止几十年的个人生涯总结:“落拓江湖几十年,清风兩袖独翩翩。庙堂冕集气犹壯,野渚鴻孤雨自愆”——起句似乎是杜牧“落魄江湖载酒行”的化用,只是作者这里描绘的不是杜牧诗里的“赢得青楼薄幸名”,而是说自己满足于清贫仕途生涯,“独翩翩”意象下得潇洒形象,让读者好像看到了诗人悠然独步于紫阙,两袖清风一揽,一腔肝胆四射,洒脱自如的清流身影跃然纸上矣。 

颔联前半句说,当年“我”与会(士)大夫们(冕也)在庙堂议论国家大事,壮怀激烈的气势如今还在;然而却也不时感到内心孤独,恰如野渚孤鸿在雨中自责是否有过过失(愆也)。这个“雨自愆”意象,隐隐浸透了诗人的内心孤愤。所以颔联是自豪曾经的仕途辉煌,同时也抒发了事业途中的惆怅意绪。

虽然时感“野渚鴻孤雨自愆”,但诗人于颈联抒发了自己的孤高志向不变:“岂效鋏歌惊魏阙,肯將芹论付斜川”——这联几乎全是用典故组成,但是典故意象的字面意思本身都比较契合诗意的意境,所以用典无痕,颇见功力。作者云,即便有怀才不遇,也不屑仿效《战国策》冯谖弹铗而歌、祈求得到恩遇之典的作派。但是尔后又说,(我身怀济世大志),怎么肯将对国家大事的“拙论”(其实是高见)从此付诸斜川清景,就此高隐而去?这后面一句显示了作者在入世困顿和出世隐逸之间的矛盾心理。提一句,古诗里“肯将”一词一般是作为反问句“怎么肯将”来解,故拙见如是解。而万一作者是直接解做“愿意将”,那么则说明诗人心具有出世淡泊情怀。此外,魏阙代表朝廷,芹论之“芹”,既是谦指,又是指有识之士。斜川则是用的陶公曾吟游过的景致,陶公的斜川吟抒发了怀才不遇后寄情于大自然的孤高情怀。

因为这首诗是抒怀诗,所以作者在尾联也和颈联一样,进一步伸志抒怀,一表自己不与时俗同流合污的高志和胸怀:“舒襟长啸吟梁父,不效青蝇慕剑悬”——作者道,我伸展一下衣襟,不由得长啸而作“梁父吟”,这汉乐府的梁父吟是描写齐相晏婴谗言害同僚之事,故此句宣泄了作者不屑庙堂谗言的行径。结句进一步说,我可不想仿效那嗡嗡作响的“青蝇”,钻营进谗,而是仰慕古人季札对徐君的守信用。札曾心里暗许将自己的宝剑赠给好友徐君,但是还来不及相赠,徐君就去世了,后来季札就将自己的宝剑悬挂在徐的冢树上,以示兑现自己的诺言。故而结句体现了诗人仰慕信义,厌恶小人谗言的心志,整首诗就在如此慷慨心意和君子情怀中落下帷幕。可谓掷地有声矣!如此生日抒怀,大有意义。

《其二》  首联感叹年华催人:“別梦悠悠近晚秋,鬢霜新染未知休”——岁月悠悠,华胥一梦,倏然已近晚秋,不知不觉又添新的鬓霜,“未知休”三字应该是说这个华发新添过程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当然也可理解成虽然华发已生,“我心不老”,追求不已。

颔联追思往日美好时光,发出人生如梦,物是人非,然则宿志犹抱的耿耿之感:“觉非应忘崢嶸岁,生髀不吟惆悵讴”——作者道,认识到过去很多想法和观念是错误的,好像世界和之前的有所不同了,我似乎应该忘却曾经奋斗过的峥嵘岁月了。这样的感慨是对青春的伤逝,也是对曾经的峥嵘岁月之留恋,这个“应忘”隐隐反衬了某种心有不甘染霜鬓和峥嵘岁月正悄然流逝。但是尽管流年催人,往事美好亦如白驹过隙,人生更不乏诸多坎坷,诗人毕竟傲骨铮铮,怎能就此发出惆怅之吟呢?!髀者,原为股部,此处或喻久处安逸、无所作为,是谦辞,也不无伤己意味。但是虽然伤己,作者却说不作伤感惆怅之讴,故境界自出矣。

既然不作惆怅之讴,那么情寄何处呢?作者道:“三径柳烟邀月醉,一壶清茗与谁酬”——“我”不妨去那柳烟缭绕的陶公三径,邀月成醉吧。然则醉之余,清茗在手,我又可与谁相酬人生悲欢?此联有中国士大夫不满仕途惆怅后转向淡泊致远、隐逸寄情的传统作为,然而毕竟仍然对独酌和无人相酬成功喜悦和伤己心境而心生淡淡失落,只是表达得颇为含蓄。

这首诗的结尾意境优美,渲染了作者孤高性情和向往自由自在地做“紫微宫外一散仙”的意境,乃李白式“明朝散发弄扁舟”的异曲同工:“愿将云水濯青袷,橫棹斜陽不系舟”——诗人最后说,我要让那飘忽不定、但却自在潇洒的“云水”浸染青领,在山水纯洁中寄托自己的情怀。此处青袷原为旧时士人的服装,或指尚未取得功名的士人,作者此处则喻做不为功名所宥,不羡紫袍加身,宁远干干净净地穿着素洁的青袷在云水中一享“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 可以濯我足”的悠哉游哉——哦,当夕阳西下,“我”就潇洒地做一只不系之舟吧,飘荡在范蠡的五湖,驰骋于青莲的扁舟,忘却红尘的功名利禄、私利争斗及种种恩怨,象云那样高翥无忧,象水那样清澈自洁,无拘无束,多好!“不系舟”意象最初典出庄子《庄子·列御寇》:“巧者劳而知者忧,无能者无所求,饱食而敖游,泛若不系之舟,虚而敖游者也。”写到这里,不免又想起琼瑶小说《我是一片云》里的插曲,或可为此律及拙评作结:“我是一片云,天空是我家, 朝迎旭日升,暮送夕陽下;我是一片云,自在又潇洒,身随魂梦牵,它来去无牵挂”……

 

念奴嬌 黃崖關懷古 - 采葛 - 采葛 博友梅雨潇潇雅和

【七律 赠友】  —— 和采葛兄
其一
灵峰顽石蚀流年,谁与相怜未补天。燕客簪花伤鬓雪,青莲逸韵逐鸣鸢。
应知玉阙孤鸿冷,当效云崖仙士翩。才调贾生如种菜,红尘饮宴品新鲜。
其二
东篱菊粲濯清秋,霜冷梅园意未休。旧梦江南曾击水,浊醪北国漫邀鸥。
壮心犹抱天狼射,椽笔应期舜日酬。待得兰台新乐起,看谁舷扣五湖舟。
(梅雨潇潇 癸巳仲春)
七律两章 生日感懷 - 采葛 - 采葛 博友  弓   木雅赠
生命承接父母源,任凭天下孝为先。忠贞所爱无瑕顾,报效恩德业绩添。
事业家庭可对比,不能私利忘恭谦。借题生日献情意,采葛为人讲坦然。
七律两章 宏村 西递 - 采葛 - 采葛 博友小草雅和
【浮生闲吟】组诗(轱辘体)  采葛兄生日有感
人与流年共向东,举杯邀月问苍穹。霜花两鬓春秋染,笑靥怡然四季融。
坎坷半生何孤寂,情牵一世怎成空。忘忧河里禅心度,浅笑拈花梵念中。
 
白驹过隙获盈丰,人与流年共向东。耿耿丹心唯事业,清清两袖为民公。
荷田久伫泥难染,名利远离眼底空。小草虽微能奉绿,绵延千里映花红。
 
雪压冬梅傲骨红,霜欺秋草斗寒风。心随宗旨无杂念,人与流年共向东。
不羡缁衣奢侈影。更怜醉死梦生虫。心怀美梦遐思远,羁旅天涯步履匆。
 
如烟往事梦回中,缱绻相思意未穷。无奈春归无觅处,月圆还缺总临空。
莫如独对青灯语,人与流年共向东。暮鼓晨钟消寂寞,经书黄卷淡双瞳。
 
海角观云变幻匆,天涯赏月醉玲珑。吟诗品茗红尘外,看雨听风草舍中。
泼墨行书真惬意,游山玩水乐花丛。珍惜当下光阴短,人与流年共向东。
七律两章 生日感懷 - 采葛 - 采葛 博友烟雨江南雅玉
烟柳飘渺梦难休,晚秋堪比春意悠。一壶清茗酬明月,湖中自有不系舟。
七律两章 生日感懷 - 采葛 - 采葛 博友美玉紫翡雅和
春日骄阳好运年,花香鸟语舞翩翩。霞飞万嶂青云壮,雁过千峰未误愆。
身在江湖心不阙,怡情博上畅渊川。 纵横诗赋寄闲趣,吐纳词章剑胆悬。  

七言打油两章 - 采葛 - 采葛博友海豚扑通雅和

一、

落魄江湖心不甘,清風兩袖怎解馋。肚里无食难气壯,野猪过岭敢孤单。
竹林寻笋忙劫劫,今夜将就阳谷川。长歌一曲漾山水,此地堪比黑龙潭!

二、

別夢依稀度晚秋,果园采橘几时休。扉前秋菊漫香味,牵牛缠绕竹篱忧。
堤上柳煙随风曳,一瓶佳酿不在乎。禅寺
诵经求佛法,橫竖法界无扁舟。

三、

流年悄悄不好顽,灵峰彩石为补天。燕雀安知鸿鹄志,啾啾鸣叫伴青莲。
灯火阑珊夜风冷,云崖岭上黑云翻。谁能胜过贾生智,鸣鸢逸韵不新鲜。

四、

东篱菊蕊唱清秋,霜染梅园无尽头。曾记江南共击水,北国沙滩赏海鸥。
壮心未已同壕射,椽木求鱼意未休。猛听兰台新乐起,湖里千帆荡渔舟。

五、

都说天下孝为先,不孝儿女处处见。父母全心爱儿女,儿女有几报天恩!
雏鸟出壳嗷待脯,长大飞走不回还。而今父母逢生日、儿女心中能释然?

六、

人与流年共向东,孤寂对月心潮涌。老儿而今霜花染,怡然四季笑靥同。
坎坷一生孽缘尽,含情脉脉竟成空。忘忧河里忧能忘?全是胡说谁认同!

盘点收获实多丰,人与流年共向东。一心扑在事业上,清风两袖惬意浓。
藕出污泥污难染,远离名利阔心胸。茵茵小草朝气旺,小草越青花越红。

冬梅傲雪抗寒冬,梅花绽放透骨红。霜欺秋草逢冬至,人与流年共向东。
沉溺奢华没出息。醉生梦死可怜虫。心胸开阔往前闯,追逐美梦步履匆。

如烟往事梦不同,缱绻缠绵不管用。春来春去随季节,月缺月圆亦普通。
静下心来学打坐,人与流年共向东。暮鼓晨钟敲禅寺,经书黄卷沐晚风。

海角天涯难相逢,孤寂对月醉玲珑。吟诗品茗书斋里,朝看霏雨晚听风。
兴致来时举秃笔,泼墨行书意味浓。游山玩水田园乐,人与流年共向东。

 

作者  | 2013-3-16 20:39:41 | 阅读(1631) |评论(238)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夜郞国乌托邦子虚县桃源乡乌有村太虚坊幻境101 摩羯座

 发消息  写留言

 
无名,以至于不名,而归于无名, 舍得,何求之难得,更安之舍得。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敬告

 
 
模块内容加载中...
 
 
 
 
 

秋色

 
 
模块内容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秋梦

 
 
模块内容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闲意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梅意

 
 
模块内容加载中...
 
 
 
 
 

摄影组图

 
 
数据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晴烟

 
 
模块内容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晴梦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秋心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春梦

 
 
模块内容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