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采葛

心远地自偏

 
 
 

日志

 
 

绝句杂诗四章  

2012-12-22 14:30:43|  分类: 天雨流芳﹣古诗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绝句杂诗四章 - 采葛 - 采葛  
【旧作新晒】【客居滇西诗】  無題   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二日
其一    邀月醉秋香,憐荷悲冷露。曉風聽夢歸,底事向誰語?
其二    雁去秋洇夢,雲開曉潤風。斂衣觀牖外,朝日可曾紅?
 
 
 
 
 
 
 
 
绝句杂诗四章 - 采葛 - 采葛 
【旧作新晒】【客居滇西诗】  詠菊  二零零七年八月三十日

其一    欲挽南山月,相酬五柳魂。素琴鳴靜氣,濁酒濯衡门。

其二   香凝冷秋月,孤逸向東籬。栗里故人去,我來猶未遲。


 

 

 

 

 

 

 

 

 

 念奴嬌 黃崖關懷古 - 采葛 - 采葛 博友梅雨潇潇雅评

     《无题其一》:这首借咏荷托物寄情遣怀,悲荷乃悲己,荷的底事也就是咏者(诗人自己)的心事。起句:邀月醉秋香——作者云,我欲邀请明月一同陶醉在秋香世界,此意境比起苏子的一尊还酹江月似乎还多了一个意象。这里的明月似乎是诗人的事业同好或理解自己的知音,而“秋香”则是作者期待的美好愿望或相思所在,抑或也是自己心境的某种物化,秋香(荷)即人、人即秋香矣。次句云:怜荷悲冷露——诗人道,秋香到底还有几多留存,可教人一醉方休?可怜这秋(冬)残荷侵在冷冷的露水中,让人情何以堪!“冷露”显然是诗人暗喻令人烦恼的周遭环境或不利因素。这句与其是悲荷,毋宁说是作者自己以荷自喻的一种自怜心情体现。秋香(即诗人的心香一缕)渐凋,无奈更遭冷露侵袭。雪上加霜矣。转结句拟人化抒情,将作者心情置于诗意化的意境和抒情反问句中:“晓风听梦归,底事向谁语?”—— 诗人道,侵在冷露中的残荷好像在清晨的风儿中倾听往日之梦的归来,这个梦,自然是荷花的盛开之梦,也是荷之暗喻者的诗人青春之梦、美妙理想之梦、和冷露消退花期重返之梦矣。于是荷(并诗人)自言自语道:心底有什么心声,此刻可以向人倾诉?也就是说,“我”有多少秘密、渴望和惆怅啊。当此际,有谁堪做我底知音,听我絮叨心声?结尾两句强调了诗人的梦想不灭和寂寥情怀。

     《无题其二》:这首的心境较之其一的惆怅郁闷更为乐观些。前两句写景寓情,后两句夹叙夹议抒情,但都以意象和场景来宣泄,尤其是结句“朝日可曾红”之问,较之其一的议论性问句“底事向谁语”读来更诗意。首二句是室外秋景,惆怅中带有新的希望:“雁去秋洇梦,云开晓润风”——作为某种寄托的大雁虽然飞走了,但是秋天到处充斥着梦幻,洇字用得漂亮,好像梦的分子象墨水一样,渗透到秋日的碧空大地和山山水水,无处不在。这是既往之梦,也是展望之梦。而虽然雁去也,相思之梦包围着寂寞之心,但是你没看见么? 清晨云雾散开了,风儿从云开处徐徐进来,这里没用拂风,而是用了“润”,别致!用拂风就是老套遣词,缺乏清新之气,而润字让人觉得这象征希望的晓风很淡,却很温馨,细腻,慢慢正渗透到拂晓的空气中,有种弥漫到周身的诗意张力干感和湿润感。诗的转结句从外景转向室内,很有镜头的空间纵深感和画面动感。然则回到室内后还是远望的动作,望远中又在自问情绪里描绘了一幅期待已久的新气象:“敛衣观牖外,朝日可曾红?”——诗人收紧一下衣服,朝窗前走去,因为秋冷,所以才有如此“敛衣”动作,所以这个意象不仅符合时序和开窗场景之需要,也暗合了晓风润之前的某种内心冷意,故而此地敛衣这个意象用得及其精确到位,配合了诗意和心境之须。结束句可以说是此绝的诗眼,作者好像自问:旭日有没有升起啊?朝霞染红天边了么?如此疑问,比造景直接说朝日渐升或还没升起显然增加了神秘感和期待感,同时也是作者心情的某种直接体现,那就是,诗人虽然前面说有晓风润云开,然而毕竟朝日尚未出来,故而结句象征了希望重回诗人心底前的短暂刹那,而这刹那时刻是教人心存乐观和渴望的。作者在描绘心境时用的一些意境意象甚至议论句,都给人一种很契合自然景观的清醒自然感,如此不慌不忙,将情绪的变化,日出前的忐忑心情表达得动人而含蓄,娓娓道来。

     《咏菊其一》:这首咏菊用了经典的典故来开辟一些新气象,造景遣词颇有个人风格。诗中作者以菊自喻,邀请远去了的五柳先生一起诗酒相酬,很有淡泊致远的魏晋清谈风韵:“欲挽南山月,相酬五柳魂”——首句颇有气势,说“我”(菊儿)好想把天上的弯月也挽过来,酬谢我敬佩和相知的五柳先生(陶公),一起把酒清谈甚欢。此处“五柳魂”意象嵌名无痕,直接化在诗意的自然景物意象中,妙!转结句的造景和意象之清新流畅很有诗经和魏晋韵味,这倒契合了秋菊酬陶公的洒脱气氛:“素琴鸣靜氣,浊酒濯衡门”——作者云,我(菊儿)好想听听五柳先生弹奏一曲无弦琴乐(其实是诗人自己想弹),那里有我的共鸣之声。只要听到素琴一响,就能教人心静气平(一鸣致一静,禅意、哲理尽囊括也),远离红尘烦躁,洗涤尘心疲惫。接着说,何妨再和您陶公浊酒一杯,一醉方休在简约清静的茅庐哦(衡门之喻也),何其欢悦!——拙笔感觉原来句尾的“濯红尘”改成衡门后,是否濯字也需要修饰一下?不过,如保留这个浊酒“濯衡门”,则颇有点高阳酒徒还是阮籍大醉时的粗犷大气了,是否准备和陶公把酒喝得天翻地覆,衡门洒(洗)得到处都酒气熏天乎?哈!可见作者(和/或菊儿)是准备和五柳先生一起玉山颓倾矣……

    《咏菊其二》:虽然这首咏菊仍然翻用陶公和菊花相知的典故,似乎难出新意,但是诗人的遣词造景功夫之老辣,和抒情用句之别致,使得此绝依然读起来隽永清新,楚楚可人。诗以作者对菊花的怜香惜玉开局:“香凝冷秋月,孤逸向东篱”——首句细细分析,挺入理入情,菊花清香在霜天中凝聚在冷冷的秋月下,同时呼应了自然气节和心情落寞的情景。然而尽管香气好像被凝住了,却仍然禁不住“挣脱”这种冷凝,缓缓地、孤独地朝东篱逸去……东篱有谁在,可让菊之冷香和相思情不自禁地飘去并眷顾?自然是那个“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陶公了,即菊花之知音。然而“栗里故人去”,作为菊花故人的陶公(栗里是其故乡)如今已不在……此时作者多情地对菊花相慰道:陶公虽然去矣,可我不是来了么?我知道你(菊儿)的惆怅心思,欣赏你的孤高性情,你千万别孤寂伤感,还不迟,我这就来和你诗酒酬和,继续你和栗里故人曾经有过的东篱相契之情,高山流水之意!好浪漫,好真挚的知音之求,可谓嘤鸣之声切切矣。故曰“我来犹未迟”——这样的造景、布局和抒情,根本上体现了作者自己和菊花一样的孤独感,以及渴望有人相知的希冀,但却用接替陶公角色来实现这样的知己相酬场面,端的是美好愿景之诗意化渲染矣。

念奴嬌 黃崖關懷古 - 采葛 - 采葛 博友梅雨潇潇雅和

【五绝 无题】—— 和采葛兄

其一    残蕊楚留香,相思弥玉露。星芒逸暖晖,岂胜卿卿语。

其二    雨骤凋清梦,荷枯独立风。莲心融晓日,犹向远山红。

【五绝 咏菊】—— 和采葛兄

其一    月濯秋香漫,曾牵伯虎魂,横塘盈旧梦,夜夜入青尊。

其二    故国三千里,幽香动梦时。黄花开两地,相问别来思。

(梅雨潇潇 壬辰孟冬)

绝句杂诗四章 - 采葛 - 采葛 博友麦姑娘禾 君赐玉
怜卿不语轻,惜别自风情。寒鸟噙霜月,秋心落寞更。  

 相見歡 夜坐无寄 - 采葛 - 采葛 博友默儿雅和

其一   倚醉梨花月,寒篱素蕴魂。清杯约玉质,秉性淡出尘。

其二   芳姿共冷月,独绽隐疏篱。翘首清寒卧,风怀系苦思。

绝句杂诗四章 - 采葛 - 采葛 博友玫瑰余香雅和
其一 五柳南山月,清湘遗世魂。凌霜疏逸气,笑靥向篱门。

其二 冷香邀皎月,清影弄秋篱。对饮忘忧去,何期相与迟。

  评论这张
 
阅读(813)| 评论(233)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