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采葛

心远地自偏

 
 
 

日志

 
 

七律两章 過台東望太平洋  

2012-08-12 19:08:06|  分类: 天雨流芳﹣古诗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律两章 過台東望太平洋 - 采葛 - 采葛  
【台湾纪行】 夜遊花蓮理想大地子時將宿感地震 己丑孟冬
秉燭扁舟入曲溪,琉璃夜景落虹霓。水城將與威尼比,古堡堪同雅典齊。
興罷解衣方倚夢,意闌聞地竟搖梯。可知沙器難長固,敢築金湯不自迷。
 
 
 
 
 
 
 
 
 
七律两章 過台東望太平洋 - 采葛 - 采葛
 
【台湾纪行】 過台東望太平洋   己丑孟冬
驅車瀛海日邊行,襟岬舒懷一袖橫。心遠未聞浮棹影,意幽堪見逐鷗聲。
暮風搖荻感秋水,夕照籠煙弄晚晴。來日扶藜同醉石,只邀冰月共淵明。


 

 

 

 

 

 

博友梅雨潇潇雅评

    《夜游花莲》:这首七律,余读第一遍时就爱不释手,属于真正的一见钟情。整首诗可谓联联精彩,句句牵人心魄,意象婀娜,遣词精致到位,意境更是浪漫缠绵而又沉郁!那日正值旅途,未曾作评,如今得暇一定要读后感一番的,以酬作者如此美韵一飨众诗友。    

整首诗写花莲夜景并叙述夜宿花莲时所遇特殊事故,意蕴层层递进,造景不仅诗意优美,且很有故事情节之神秘感和“抖包袱”效果。全诗铺叙从唯美夜景起兴:“秉燭扁舟入曲溪,琉璃夜景落虹霓”——这是一幅玲珑剔透的水城夜景,起句“秉烛”意象很有古韵和夜之神秘感,夜游特色呼之欲出矣。“扁舟入曲溪”则给人一种画面朦胧美感,好像读者也随着诗人扁舟一起消失在夜之水巷曲溪中了。后面一句从画面的镜头下方转入上方,只见眼前霓虹流空,夜色在玻璃夜景中璀璨夺目,“落”字下得很动感,玻璃也用得到位……

颔联将花莲的地理形胜用比喻概括得惟妙惟肖:“水城將與威尼比,古堡堪同雅典齊”——作者道,花莲堪比水城威尼斯,而其中古堡之景则可追希腊的雅典城……诗人在这里用了两个典型的西方名胜地点来衬托花莲的地理风貌特色,于是让诗境顿时带上点异域风情,从而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当然作者也完全可以用姑苏水城或其他中土古城来比拟花莲,然则威尼斯和雅典意象的引入,的确好像在古韵袅袅的画面中,吹入了几缕新鲜的文学空气……也许这就是诗词中的洋为中用?:)记得古人论诗时强调,诗词造景和意象,不落窠臼是极其重要的,若是造景仅仅流畅和文采裴然,如果意境和意象拾人牙慧,便属于陈词滥调了。此律之妙正在于带给读者古诗词雅致的古典风韵中有所意象翻新。注意,即便引入了西人地名,作者也是用了两个很有历史底蕴和人文地理美的城市意象,所以和古诗词气氛亦是协调得很。

颈联是此律中的最大包袱(看点)和魅力之联,乃余之最爱:“兴罢解衣方倚梦,意闌聞地竟搖梯”——诗人云,夜游花莲后兴致勃勃地回到宿处,正解衣带后倚梦而眠,意兴阑珊中却听到大地仿佛在震动,好像要把楼梯也摇起来了……此联中,前句意象意境如此浪漫风流(倚梦之“倚”用得生动,让人觉得诗人似乎没有完全躺平,好像侧倚在床便进入了梦乡,所以谓倚也?),后句则来了个画面意境上的一百八十度转弯,使人惊讶地感到地震了!……此联可谓真正的诗词造景之“转”也。

不得不说,这首诗的高明之处不但在造景优美神秘和异峰突起 (很有所谓的高雅和噱头),在成功地叙述了夜游和倚梦而寐被地震惊醒后,诗人来了个意蕴含蓄而深邃的结尾,使得这首诗不仅仅停留在单纯描写景致和叙述夜宿突如其来的事故所引起的心理变化,而更有了一层人文和/或文学意义上的深刻:“可知沙器難長固,敢築金湯不自迷”——作者说,因为有了刚才入眠时突然感到的地震感觉,让自己想起了一些人生哲理,才由此真正明了:建立在沙器上的建筑是难以牢固的,唯因如此,人们更要建立可防真正灾难、固若金汤那样的建筑或其它(如政权,体制,等等),而不要自欺欺人地做一些自以为牢不可破的举措。结尾由地震引发感慨,很自然地作了意蕴上的延伸,但延伸得如此自然,含蓄而诗意蕴藉。诚是佳结!

《過台東望太平洋》:这首更像赏景自遣之诗。起句颇有大开气势:“驱车瀛海日邊行,襟岬舒懷一袖橫”——前句有夸父追日气韵,后句亦岬亦人,以岬喻人,将大好景致尽收襟怀。“一袖横”,很有点江山沧海都揽入我胸之意,大气!瀛海者,大海也,汉王充 《论衡·谈天》:“九州之外,更有瀛海。”

颔联情景交融,嵌意蕴藉:“心远未聞浮棹影,意幽堪見逐鸥声”,前句似乎脱胎陶公“心远地自偏”句,抒发淡泊隐逸情怀,同时也许联想到游历在外,看到眼前苍茫大海,颇有心绪旷远之情,于是一种寂寥情思腾空而出。诗人说,一片苍茫之中,看不见“浮棹影”,更加给人空阔孤寂感。是否隐约也暗藏了宝岛未归给人的惆怅感?而幽幽意绪难以言表之下,却能看见鸥声阵阵……一种莫名的召唤之语触动着心灵。到底谁在“逐”鸥声?其实是诗人自己罢了……而“鸥”声之意象,此地自是可以有多种隐喻,读者见仁见智了。

颈联从望海远景收回,着重转而写眼前深秋之景:“暮風搖荻感秋水,夕照笼烟弄晚晴”—— 暮色,芦荻,秋水盈盈,夕照,晚烟,晴空悠悠,自是秋景暮色无比摄人心魄……此地摇字和弄字两个动词用得非常拟人化,让人感觉彷佛是诗人自己的心思被暮风所摇,抑或作者在秋色里幽弄晚晴一般,甚是楚楚动人。

如此海景并秋色宜人,可能让作者大生世外桃源向往之心和来日卷土重来之意,于是结尾道:“來日扶藜同醉石,只邀冰月共淵明”——诗人说,什么时候再来此地时,我要扶着藜杖同醉崖石,那时只想邀请天上一轮冰月共渊明……“渊明”可谓嵌典无痕,意蕴双关矣,既有共月同“渊”(海域,秋水,此地或可隐喻宝岛海域)之意,又有邀古人(陶渊明)共赏良辰美景的暗喻,诉说千古知音之声,真乃结得意蕴多重,意境很有留白。此诗风格亦体现了作者山水遣怀诗的一贯风韵,不乏魏晋唐人遗风。

  评论这张
 
阅读(507)| 评论(11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