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采葛

心远地自偏

 
 
 

日志

 
 

感懷擬古三章  

2012-09-11 00:00:20|  分类: 天雨流芳﹣古诗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感懷擬古三章 - 采葛 - 采葛 
【舊作新曬】  感懷擬古  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七日
其一
停停高天雲,悠悠白日寒。寒日何淒淒,孤雲何慘慘。
彷徨孤竹節,寧不罹摧殘。悲憤凋幽台,奈何天予然。
其二
時矣弗佑君,悲哉思往昔。立木樹威信,德薄複逢譏。
別來歲月易,故情何可依。人靡不有初,歎伊未終期。

 

 

 

感懷擬古三章 - 采葛 - 采葛 

【舊作新曬】  感懷擬古  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七日
其三

悠悠歲易,澹澹我意。高樹悲風,葉茂雀集。淩霄盛矣,虯松凋弊。

雷霆震憤,幹頹鳥飛。劉郎遠去,桃開繁綺。嗣宗太息,名成豎子。

斯水已逝,斯人已矣。寄影雖遠,敢忘須臾。生固未許,死矣有思。

翔鳥薄天,悵然我知。


 

 

 

長相思  贈病友 - 采葛 - 采葛 博友梅雨潇潇雅评

作者这三首五古、四言拟古感怀,似乎是为祭奠一个逝去的人而作,为其一生功过作了诗意评价。想是诗人籍此缅怀之际来寄托自己的祭思和对其大业未竟之惋惜,以及对时局和周遭的感思,甚至不无宣泄了部分作者自己的不遇之惆怅。写景大气悲侧,甚契合吊念怅然气氛;用典托物,抒情沉郁兼刚劲,可谓哀思缕缕不绝,扼腕长叹如黄芦无语,回荡在冬日之旷野……

《其一》:首句、次句以暮冬早春之萧索凋蔽景致来衬托高人前辈逝去后的悲戚气氛:“停停高天云,悠悠白日寒。寒日何淒淒,孤云何惨惨。”诗人道,高天的云儿默默停在碧空,冬阳无暖,浸透在一片寒光之中;这料峭之寒的日子,多么让人觉得凄凉无依,漂浮的孤云是何等的悲惨!此处的“停云”仿佛祭奠的人们,而“孤云”则似乎象征诗人凭吊的高人孑然而去的孤寂灵魂。

第三句用典缅怀逝者:“彷徨孤竹节,宁不罹摧残。”此处作者用首阳山伯夷、叔齐不食周粟如高洁孤竹之节(因俩人是孤竹国人)的典故来比喻高人逝者不愿随意修改自己政治主张和性情的气节,因而遭到了“摧残”。作者说,“你”就像那彷徨孤独的孤竹节,难道不容易在风雨中遭到摧残?此句暗喻了逝者曾经受到的不公待遇。“孤竹节”一句,应是化之唐人诗句:“首阳山下路,孤竹节长存。”

末句是作者对前人故世和其生前所受不公遭遇的进一步叹息与不平:“悲憤凋幽台,奈何天予然。”诗人云,无限悲愤弥漫在逝者坟墓(幽台也)周围,奈何这一切结局好像都是天意安排你抱着遗憾离开这个世界一般……结句应是对天道不公的一种诘问。结得愤懑之情呼之欲出矣。

《其二》:第二首开局作者议论感叹天时不佑逝者:“時矣弗佑君,悲哉思往昔。”诗人道,时局动荡,天道相违,总之不保佑君在世时的思想和实践。悲乎!不禁教我想起昔日君主政时的情形。

次句部分用典,似乎是评价逝者在世时的某些功过:“立木树威信,德薄复逢讥” ——作者说,你曾象商鞅立木那样,树立起民众对你的改革信心,却也因为家人被指责官倒等缘由显得“德薄”而遭人讥讽。

三句作者感叹其人逝去后的心情或感受:“別來歲月易,故情何可依。”诗人云,你告别后,岁月流逝何其快,春秋交替,时局多变,曾经有过的理想和抱负,所依何处?无疑表达了对逝者的缅怀。

结尾段是惋惜逝者在世时未终:“人靡不有初,叹伊未終期”——诗人最后叹息道,大家都十分惋惜你未曾任完自己的事业,因而你未能全部实现你曾有过的理念。悲乎!

《其三》:先看前四句 ——起句感慨道,“悠悠歲易,澹澹我意。”诗人说,岁月更替,我的心思起伏一如水波荡漾,广阔无边,不由得抚今思昔,难以自己。次句以高树喻逝者曾经的伟岸风姿:“高树悲風,叶茂雀集”,作者说,那繁茂的高树在风中悲叹时不所遇,虽然上面乌雀云集过。此处“雀集”愚见以为或可比喻曾赞赏逝者生前言行和政见的拥护者们。抑或,“雀集”也曲婉地感叹了逝者生前的拥护支持者中乏真正的得力助手相助。下一句也是托物寄意:“淩霄盛矣,虯松凋弊”——凌霄花是一种攀缘的草木,蜷曲寄存在大树上生存,最后把松树反而扼杀了。此句当以凌霄花比喻那些围绕在逝者周围的小人和寡恩之人,那些曾经得到过逝者提携、后来却将其抛弃的人(事)。第四句言:“雷霆震愤,干颓鸟飞”,这里以‘雷霆’暗喻逝者和或其他事情触怒得罪了主恩,以致如雷发威,击树致颓枯,最终树倒猢狲散也(鸟飞者)。

中四句用典寄意,夹叙夹议,寄托了诗人对逝者的缅怀,同时也是一种感时忧愤情绪的宣泄:“刘郎远去,桃开繁綺。嗣宗太息,名成竖子”——这两句说,刘郎(见刘禹锡玄都观诗)已经远去了,他曾眷顾的桃花如今开得很旺盛,这里既有物是人非的意思,也不无以桃之繁绮彰显对逝者精神重返的一种虚拟渴望。诗人又说,阮籍(字嗣宗)好像又在叹息了,“时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矣”!这个“嗣宗太息”,一语双关,既是替墓中逝者的一种假想愤语遣意,亦是作者自己的心底感慨。接着两句有:“斯水已逝,斯人已矣。寄影虽远,敢忘须臾”——作者道,逝去的流水已经逝去了(无法挽回),高人(即本诗缅怀的逝者)也已走了,然则虽然我的哀思寄托的影子如此遥远(喻逝者),怎么敢忘记他曾经的音容笑貌和其为这个国家做过的贡献,一刻也是不会忘的!

本诗最后两句含蓄深情,哀思幽幽,惆怅绵绵,余音不绝:“生固未許,死矣有思。翔鳥薄天,悵然我知“——作者最后说,虽然你(逝者)生前的作为我并不一定很赞许;但你死了,还是有对你的怀念之、之思的。你如高翔碧空、义薄云天的鹏鸟,心中的怅然无限,唯有我知矣……结句提纲挈领,这种‘怅然我知’之灵犀相通,也表达了作者自己某种忧时伤己情怀。所以,这固然是一首缅怀逝者和哀其遭遇之作,同时也是诗人灵魂深处的一种吟咏,和间接的言志诗。

 

  评论这张
 
阅读(657)| 评论(126)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