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采葛

心远地自偏

 
 
 

日志

 
 

新诗一章 无题  

2012-09-14 14:02:39|  分类: 大漠撷翠—新诗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诗一章  无题 - 采葛 - 采葛 
【舊作新曬】  无题  1981年12月9日
 
我匆匆地走過    沒有盼顧,也沒有留連    不經意地疏忽    那在我    一個疲憊的行旅人    經常出現    可曾造成美麗的過錯
抑或,你也曾    在那小橋的柳樹下    期待著我倦遊的步履
抑或,我也曾    在那古道的長亭外    冷漠了你幽怨的眼波
也許,我們曾    在那西窗的紅燭前    繾綣過悄悄的山盟海誓
也許,我們曾    在那山門的月光下    纏綿過喃喃的千萬叮囑
我匆匆地走過    沒有盼顧,也沒有留連    是那金戈鐵馬的震憾    湮沒了我無盡的溫柔   或是揮斥方遒的激昂    消融了我不絕的情愁
我悄悄地走來,尋覓那一千年前的邂逅    滄桑的變化    或許難蝕那永恆的記憶    一萬年的輪回    卻實證著我們    不過是生命的過客

 

 

長相思  贈病友 - 采葛 - 采葛 博友梅雨潇潇雅评

     这是诗人青年时代的三生石咏叹或怀古抚今之遐想?这首白话诗《无题》,有两个潜在的主题:一是期待前生(或三生)之恋,一是叹息生命、人生如过客匆匆而过……很难想象,诗人这么年轻时(可能当时刚上大学不久?)就有这种过客的想法,这似乎早熟或沧桑了一些,尤其是那时肯定还没碰到过人生的大挫折……所以我理解为这首诗是阅读古诗文后的某种感思,抑或触发点是爱上了一个人,或者想象喜欢上了某个佳人,就产生了如此小资般的遐想和书生意气的、抚摸古往今来的金戈铁马韵律……

     开场白是潇洒的旅人走过人生,心无旁骛 (骗人哦,美人在边上走过也不顾盼?!那还写诗作甚?:))……我们来看看:“我匆匆地走過    沒有盼顧,也沒有留連    不經意地疏忽    那在我    一個疲憊的行旅人    經常出現    可曾造成美麗的過錯” —— 这个美丽的“过错”,意象之灵感似乎化之郑愁予的句子:“我达达的马蹄声是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 是个过客”…… ——题外话,如果人生匆匆而过,直达彼岸,那么,这个过程还有意义么?所以,拙笔理解作者的这里“不顾盼、不留恋”的意象应该是种反话,或者是某种朦胧的心底失望或少年般的惆怅(比如类似少年维特之烦恼?)……对人生意义的某种过早反思……而实际是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的……

接下来的四句排比句是本诗的第一个无题之主题:对前缘的一种朦胧期待,或者是对即将出现的今生之恋的一种理论根据喃喃自语,或潜意识宣泄: 

抑或,你也曾    在那小橋的柳樹下    期待著我倦遊的步履 

——这句想象梦中佳人期待自己在江南柳荫下回归倦旅步子……这让我想起一首成龙的歌曲,里面有句好像是这样的意思:你让我远游,走到天涯海角,但是我疲倦时,总是会回到你身边……

抑或,我也曾    在那古道的長亭外    冷漠了你幽怨的眼波

——这句是想象和佳人闹别扭,长亭外,古道边,诗人不顾对方幽怨的秋波恳求……也许不得不告别,到远方追寻自己的更大的梦想……“冷漠了”用得很潇洒,是对佳人眼波的不够怜香惜玉?还是为了理想目标不得不冷漠?不得而知……

也許,我們曾    在那西窗的紅燭前    繾綣過悄悄的山盟海誓

——这句是诗人想象和梦中佳人(抑或现实中喜欢的人)穿越到前缘海誓山盟……如张生莺莺那样,迎风户开,西窗剪烛。

也許,我們曾    在那山門的月光下    纏綿過喃喃的千萬叮囑

——这句比较浪漫,在山门的月光下,大约吩咐暂别的叮咛,热恋中爱人的无限眷念……此地“山门”意象很是朦胧……我理解为是生命之门,爱情之门的象征,如果作者并没有山居少年的经历的话……

下面一句是起句旋律上的重复,却是意蕴上的进一步展开和深化:

我匆匆地走過    沒有盼顧,也沒有留連    是那金戈鐵馬的震憾    湮沒了我無盡的溫柔   或是揮斥方遒的激昂    消融了我不絕的情愁

——这里,诗人从人生之旅最先的“没有顾盼和没有留恋”,到尔后情不自禁的爱情温柔遐想后,又进入了更高的一个层次,说铁马金戈之声淹没了心中无尽的柔情,挥斥方遒的激昂湮灭了心底的清愁……所以,这句总的来说是作者青年时代对金戈铁马生涯的希冀和济世之梦的体现,这种建功立业\报效家国的情怀要远远超过了个人的情爱之温柔……这,应该也是古往今来大多学子的人生起步目标吧。

结尾还是首句诗意性的螺旋式上升之咏叹,再次强调今生相遇的前缘之重要性,同时还是念念不忘人生总体上的“过客”之实质:

我悄悄地走來,尋覓那一千年前的邂逅    滄桑的變化    或許難蝕那永恆的記憶    一萬年的輪回    卻實證著我們    不過是生命的過客

——请注意其中这句:沧桑的变化    或許难蚀那永恒的記憶   ——因此,作者那时曾宿命地认为,人们的相遇,或者世间的缘分,是早就注定了的,不会因为轮回或岁月的沧桑而磨灭记忆之痕迹……千年之前的邂逅,一定会面目不变地重现……这个论调,似乎和“物是人非”的说法有点相悖……但毕竟那时作者还很年轻,更相信缘分和命定,还没有更多的沧桑和人生悲观念想……然而,诗人同时又承认生命的短暂性,一如旅人如过客走过山川……人生无论轮回多少次,每一次轮回都不过是一次过客而已……所以这个结句里面,既有诗意性的永恒之美(千年前的邂逅不会消蚀记忆),又充满了人生如过客般匆匆之悲叹……意境和内涵基本上达到了一种矛盾体中的相辅相成和反向张力,或者说,颇具有诗意性的亦喜亦悲。戏剧效果不错哦。

  评论这张
 
阅读(663)| 评论(145)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