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采葛

心远地自偏

 
 
 

日志

 
 
关于我

无名,以至于不名,而归于无名, 舍得,何求之难得,更安之舍得。

GACHA精选

念奴嬌 過瘦西湖  

2012-09-19 13:18:47|  分类: 烟霞寻梦—古词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念奴嬌  過瘦西湖 - 采葛 - 采葛

【旧作新晒】   念奴嬌  過瘦西湖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五日

匆匆又過,正淮揚暮色,清明將際。未計東風曾幾度,碧透一池春水。曲岸風流,青天鷺翳,疇昔曾相識。鬢生華髮,碧桃依舊如意。        自在亭外斜陽,鶴聲縹緲,應向天涯醉。廿四橋邊無影跡,千萬故思何寄。歲月悠悠,滄桑浮世,安得人心易。且聽高閣,數聲橫笛誰繼。

 

 

長相思  贈病友 - 采葛 - 采葛 博友梅雨潇潇雅评

这首重过瘦西湖词,风格豪婉兼俱,婉约而无哀怨绮糜调,豁达却无粗疏空泛词,上阕写景带出忆旧,下阙即景抒情,感叹人世变迁,流年催鬓,来日何追。遣词优雅流畅不涩,铺叙曼妙回旋迭出,对景忆旧遣怀,伤逝感己生愁,用东坡之慷慨怀古咏叹手法,唱姜白石之“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物是人非的沧桑感飘逸于清词华章间,又彷佛随横笛数声,隐入二十四桥明月之笼罩。可谓情思悠悠,意境苍凉而不过于伤感,起得浪漫,承接铺叙行云流水,结得高亢,余味十足矣。

上阕起调,点出诗人重过瘦西湖之时序:“匆匆又過,正淮揚暮色,清明將际”——作者道,行色匆匆,淮扬暮色当空时分,清明节即将来临之际,我又来到这个历史上曾令多少文人骚客感怀无限的地方:扬州。次句议论记叙,状眼前景:“未计東风曾几度,碧透一池春水”——屈指并未仔细算过,自从上次来过此地,又有多少个东风吹过春日之明媚,绿遍满湖清波……这句明则物理写景,实则暗叹流年匆匆,与其说“未计”,不如说不愿细细检点春秋几度已频换。手法上,“碧透”两字把个春水盈盈、楚楚动人之水风波态,刻画得惟妙惟肖,而且“碧透”逻辑上应对了东风之吹,可谓用得自然而又浪漫。

如此佳景良辰,故地重游,自然教人不由得念及往事:“曲岸风流,青天鷺翳,畴昔曾相识”——作者说,看这风流曼妙之曲岸(曲字下得到位,湖岸之曲,岂非心绪之曲邪?),对着青天鸥鹭蔽空,这让“我”想起了曾在这里认识过的故人。至于这个故人到底是同畴朋辈,还是美人知己,诗人没细说,然则前句曲岸之“风流”,暗喻了旧识之令人难忘,或景,或情,或无须言表之种种。紧接着,上阕歇拍于是带出了物是人非之叹息,读来真的很有“算而今、重到须惊”的心境:“鬓生華发,碧桃依旧如意”—— 诗人望着眼前桃红依旧楚楚可人,恰如往日之风流回忆而今想来还是如意难忘,想起刘郎(诗人自己)重回故地,却已然鬓飞霜雪,满头青丝不再,怎一个感慨了得!   

过片本来以为作者会细说往事旧识之如何风流可忆,诗人却一笔宕开,直接写景抒情了。拙笔不揣冒昧,姑且妄猜一下:如此过片造景,也许是往日“风流”不堪回首,故而隐去继续发挥之佳际?想想又不太可能,哪个诗人不是喜欢添油加醋意象意境矣? 看来这瘦西湖之往日如烟事,于作者并非有杜郎“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之蕴藉本事可大加渲染,此怀旧篇章更像是抽象叹息故地重游物是人非,而并无令人柔肠千转之昔日风月底料可抖。怪不得诗人此处婉约水袖不甩也,词调倒变得清空雅致、倜傥潇洒了,各位看官请看:“自在亭外斜陽,鶴声縹緲,应向天涯醉。”——作者云,虽然碧桃依旧如意,华发飞上鬓际,那又有什么呢,我自有坡翁豪情,自在漫步于斜阳亭外,顾鹤声远去,何不向着天涯酹酒一醉方休哉!?此句情怀,颇有东坡一尊还酹江月之调调,表达了诗人感而不伤的豁达心胸。

接下来的一句应是化用杜牧“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之意境,或者说也是白石老人“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之变种:“廿四桥边无影跡,千万故思何寄”——诗人说,廿四桥边如今毫无昔日踪迹,我的万千故思往哪里可寄? 一番思忆惆怅呼之欲出,满襟悲念缕缕如月光挥之不去。这个“故思”有对昔畴不可寻之无奈,更有往日青春难以追回之哀叹。

下阙倒数第二句直接议论抒情,夹杂在整篇写景记叙为主的文字中,倒是景中明晰出中心思想了,不仅不觉得空乏,反而有些点睛之笔的味道:“岁月悠悠,沧桑人世,安得人心易”—— 这个“岁月悠悠”,让我想起电影插曲中的一句台词:“悠悠岁月,欲说当年好风光”(《人生》主题曲?)。诗人说,岁月悠悠而过(悠悠用得旷达!),人世沧桑变迁,人心怎么不会变呢?一种如圣人“逝者如斯夫”的怆然之感叹徐徐袭来。这句唯一的不足,愚见以为是用了两个“人”字,似乎没有必要,也许前面一个人世之人,不妨改做其它的字眼,比如浮世?等等。仅供先生参考。

应该说,我最欣赏这首词的,是它的沧桑之叹后的暗怀希望,故给人一种“安得人心易”惆怅之后有些许精神安慰,这也许就是悠悠岁月和沧桑人世可以不断春夏交替周而复始的秘密所在:“且听高閣,数声橫笛谁继”——作者最后说,别沉浸在往日回忆和沧桑之叹中了(潜台词),快听那高楼亭台上,正有数声横笛悠扬(“数声”用得到位,给人场景清空宁静之感,此正是诗意忌意象凌乱之真谛也),是谁在继续着这二十四桥冷月阴晴圆缺之变换?又是谁在接替着古今风流过往的美好故事和未来景致?也许,这个“谁继”之中也包含了诗人自己的举措和愿望。可谓结得万千思绪和高亢意趣如那笛声悠悠,抚摸岸边芍药多情,穿透时光薄雾重重,回荡在“淮左名都,竹西佳处”之上空盘旋,余音缭绕矣。好词!

  评论这张
 
阅读(789)| 评论(15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