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采葛

心远地自偏

 
 
 

日志

 
 

離亭燕两章 无题  

2013-01-16 12:54:15|  分类: 烟霞寻梦—古词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離亭燕两章  无题 - 采葛 - 采葛 
【舊作新曬】 離亭燕 無題    二零零六年七月九日
其一       蒼海雲天鷗鷺,明月沙灘椰樹。閑望遠帆歸落日,沉醉輕風軟語。相坐探春心,誰顧鳥驚無數。     雲影妙姿翩舞,絲竹曼歌低訴。拋卻紅塵名利事,贏得兩心歡娛。可憐皆夢裏,夢覺盡酬閑賦。
 
 
 
 
離亭燕两章  无题 - 采葛 - 采葛
 
【舊作新曬】 離亭燕 無題    二零零六年七月九日
其二       碧水青山如洗,幽壑急流輕楫。豪氣欲攬風月影,博得美人相倚。白浪遏飛舟,身若落鴻點水。     萏菡露華如醉,風語逐癡嬌恣。慵臥石峰聽谷籟,暗逸幽香如醴。舒目望長天,應信玉娥知悔。


 

 

 

 

念奴嬌 黃崖關懷古 - 采葛 - 采葛 博友梅雨潇潇雅评

   两首《离亭燕》以义山无题诗笔触抒怀,宣泄了诗人仕途生涯中伴随的理想、惆怅、失意和向往隐逸的情愫。意象纷呈,物我相融,所用的鸥鹭、轻风、丝竹、飞舟、萏菡、玉娥等意象,无不折射了作者心理世界的霎那活动。情绪在景物和看不见明显主语的人物举止与心理活动之间来回穿梭,亦景、亦物,亦人,而议论句则很自然地穿插于由形象思维为主而塑造的意境之中。

《其一》 :上阕前四句描写海边沙滩揽胜:“沧海云天鸥鹭,明月沙滩椰树。闲望远帆归落日,沉醉轻风软语”——作者大概在海边度假还是公干之余,得以悠闲地观赏沙滩落日时分的情景。辽阔的大海,澄碧的蓝天,盘旋的鸥鹭,还有初升的明月,沙滩和椰树,几乎包括了所有海边特色的景物……尚有归帆在落日下回航。诗人于是沉醉在轻风软语般的氛围中,“相坐探春心,谁顾鸟惊无数”——“我”和眼前的景物(或鸥鹭)对坐着,彼此怀着一颗探春之心,然则有谁注意过那些鸟儿受惊的举动?上阕歇拍两句揭示了诗人怀抱探索春意的心情,却无端有了惊弓之鸟的感觉,这或许折射了作者彼时所遇不顺或一时的感慨,一个“无数”,分明是作者常常有鸟惊之时的暗喻。此句也为下阙抒情的展开做了铺垫。

 过片两句描写诗人心中追逐的美好和心中的惆怅:“云影妙姿翩舞,丝竹曼歌低訴”——作者云,天上的云影多么曼妙地起舞,惹人向往,而地上的丝竹则低沉地诉说着谁的心事(为后句埋下了伏笔)。这两句似乎是理想和现实的对照。

此阙的最后两句似乎是嘉轩《破阵子》结尾两句的变种:“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而作者在其歇拍句里则直抒胸臆道:“抛却红尘名利事,赢得两心欢娱。可怜皆梦里,梦觉尽酬闲赋”——诗人云,“我”真想抛却红尘功名,轻轻松松,好让自己和关心自己的知己亲友彼此都欢娱。然而我这种想要抛却名利的愿望也只能在梦中才能实现,梦里常常觉得自己如今只干些闲赋之事,暗喻壮志难伸或无用武之地……既如此,何如抛却红尘名利事,赢得两心欢娱?然则抛弃也是一件难事,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乎?更何况,男儿理想是那么容易泯灭的么?所以,这首词在格调上颇有些辛词破阵子里的情怀。

《其二》:这首的起拍以碧水行舟开场:“碧水青山如洗,幽壑急流輕楫”——碧水,青山,山谷,激流险滩……作者不知是否在武夷山还是别处胜游时,有幸“小小竹排江中流,巍巍青山两岸走”,:)非常豪放的情调,虽然没看见“雄鹰展翅飞”,但是轻楫在激流中自如摆动,于是乎便产生了这样的心境:“豪气欲揽风月影,博得美人相倚”——作者道,行舟的我此刻豪气干云,真想将那象征风流的风月影子揽入胸怀,以博得美人红袖添香,相伴偎依……注意,此地的“豪气”自然比喻诗人的事业理想和青云壮志,而“风月”和“美人”意象,应是暗喻类似古代士大夫心中渴望的能够知遇自己的明公或事业知己。当然,对男人来说,事业和真正意义上的美人似乎多是相伴相随的,有了辉煌的事业,还怕不能博得美人相倚?呵呵……但如果诗人此地的美人仅仅指风月之美人,那么这样直接的宣泄反而不够诗意蕴藉和具有缠绵之美了。故而美人此地只是一种象征矣。

上阕歇拍:“白浪遏飞舟,身若落鸿点水”——正当诗人惬意豪情地激流冲险滩,很有点中流击水的架势……不好,有情况! 一个浪头猛扑过来,阻止了小舟如飞行驶,此时舟身恰如飞鸿落水,姿态甚是优美,可是读者不由得要替俊美的落鸿捏一把汗呢! :) 作者这里用的显然是托物寄情手法,将白浪喻作事业旅途中的突发事件或不利因素,而落鸿点水则是一种自喻了,含蓄地比喻自己几乎落水或有可能“点水”的担忧。虽然这落鸿点水还远算不上拿破仑的滑铁卢,却也让诗人心生忐忑和惆怅缕缕。此按下不表。

 那么,“白浪遏飞舟,身若落鸿点水”后的诗人会有一种怎样的心境呢?请看下阙过片:“萏菡露华如醉,风语逐痴娇恣”——作者笔锋一转,从急流行舟到了岸边,看到荷花凝露,如痴如醉,解语的风儿追逐者花儿的娇姿。愚见以为此地诗人以高洁的荷花自喻,而风儿象征能理解自己的友人和知音,或者是能知遇自己的高人。这句可见诗人虽然遇到挫折,心里仍然希望有人理解自己,抑或美好的理想依然暗藏心底深处……

歇拍前一句说:慵卧石峰听谷籁,暗逸幽香如醴”——诗人感叹红尘功名路上的悲欢惆怅后,在山谷石峰间享受着片刻的宁静和出尘氛围,听着大自然的声音和野草野花飘逸过来的、如美酒般的暗香,心灵似乎得到了暂时的欢娱或解脱。尔后结句画龙点睛到:“舒目望長天,应信玉娥知悔”——作者最后说,舒展双眸,,仰望苍穹,此时此刻我是相信天上的嫦娥姑娘肯定后悔当初偷了灵药,结果才落得“碧海青天夜夜心”(李商隐)的孤寂,这种高处不胜寒的境况或心境,何尝不是诗人心路和心情的准确体现?当初为了事业的“灵药”,执着追求,可是事业的梯子登得越高,也就愈加高处不胜寒……俯仰之间,才明白“玉娥知悔”的无奈和痛楚(潜在语)。真是情何以堪!

  

念奴嬌 黃崖關懷古 - 采葛 - 采葛 博友凌寒雅和 
【离亭燕】 琼岛归漁  

琼岛阳光沙浦,三亚海蓝崖柱。极目漁帆归港户,挑动金龙狂缕。渔妇浸春风,粤语俏娇無數。    椰树迎风轻舞,鸾俦相思低訴。正是温馨圆月夜,老幼和谐歡娛。不是乐神仙,胜似乐仙吟赋。

七律两章  宏村 西递 - 采葛 - 采葛 博友小草雅和
云漫天荫翩鹭,浮月疏花偎树。倚石听涛观落日,不觉浪花频顾。天际灿霞霓,可惜斜阳迟暮。       浪涌水花喧怒,风拂柳椰低诉。阅尽斜阳余瘦骨,不恋红尘俗事。拥抱大自然,行走山川闲赋。
  评论这张
 
阅读(818)| 评论(226)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