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采葛

心远地自偏

 
 
 

日志

 
 

七律 過李鴻章故宅  

2013-01-03 19:17:22|  分类: 天雨流芳﹣古诗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律 過李鴻章故宅 - 采葛 - 采葛 
【旧作新晒】 過李鴻章故宅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八日
飄搖風雨百年空,斷續沉淪斷續崇。生遏流年悲海隅,死遺殘局祭天宮。
舊居簷外高樓競,蕪苑庭前汽笛融。縱是新風掃陳跡,遐思難忘辨冬烘。


 

 

 

 

 

 

 

念奴嬌 黃崖關懷古 - 采葛 - 采葛 博友梅雨潇潇雅评

      作者这首七律,借拜谒合肥李鸿章故居起兴,感慨了这个晚清重臣欲扶大厦于将倾而终不能为之的悲哀。前两联将李鸿章的生世荣辱和个人命运融合在大清最后百年岁月的时代风雨飘摇中,好像是全景图中的一幅幅个人肖像画,让读者朦胧地想象李鸿章在这样一个末世王朝中是如何走过他辉煌和替王朝充当替罪羊的生涯,造景悲壮,用典无痕,格局大气,抒情于景中。愚见以为,作者诗意而含蓄评价李鸿章一生的观点,似乎和梁任公对李鸿章的评价甚有不谋而合(*仅为评者印象):敬李鸿章之才,惜李鸿章之识,悲李鸿章之遇。而此诗的后两联则借景抒情,抚今怀古,诗意蕴藉地宣泄了作者明惜故居陈迹掩盖在现代化景象中而被冷落,暗喻济世大才之受牵制或不遇,读来甚有时空穿越效应并隐隐不乏感时伤己之叹。

     首联是一幅清朝大时代的末世景象,该气象中自然暗合了李鸿章的个人成就和荣辱:“风雨飘摇百岁空,断续沉淪断续崇”—— 作者说,大清最后百年的命运终于走到了风雨飘摇的时刻,一个“空”字,是天空之空,岁月流年之空,是王朝将亡之空,也是李鸿章得意前半生终结于晚年悲哀的个人命运之空。后面一句说在这个时期,既有断断续续的、在李鸿章任直隶总督、北洋通商大臣和署理两江总督期间领导的洋务运动给国家带来的新气象、包括北洋水师初建时的规模和一系列实业救国等举措,如修建中国第一条铁路等(此谓“崇”也)。当然这个崇字也隐含了李鸿章早年科举成就和盛年建淮军扑灭太平军等有助于王朝免亡的成就等;百年飘摇中更有断断续续的自甲午战争以来北洋水师惨败后由李鸿章替清政府签订耻辱的马关条约和后来八国联军逼迫下的辛丑条约造成的耻辱(此谓沉沦也),如果这个沉沦落实到个人命运中,就是李鸿章一方面欲施展并推崇其师曾国藩经世治学思想核心而开展洋务运动以振兴王朝之举,一方面却受制于破败末世之摇摇欲坠的局面而无法全力施展其个人才能(如北洋水师建设中因清廷文恬武嬉,内耗众生,户部迭次以经费支绌为借口,被停止了添船购炮的军费来源,其中包括费用首先用于为慈禧祝寿而建颐和园等;以及后来的内外交困局面尤其是八国联军对清廷和华夏的围攻)。

如果说首联的造景以王朝风雨飘摇的大背景为主,颔联则是更直接的、对李鸿章一生成败荣辱的诗意总结,以宋诗式的议论,夹杂了某些象征性的意象和比喻:“生遏流年悲海隅,死遺残局祭天宫”——诗人感叹道,李鸿章的经世才能终于在岁月流逝中因为各种因素而不能全方位地施展其才华,同时屈辱地充当了王朝卖国替罪羊的角色(因替清廷签订了一系列丧权辱国条约),“悲海隅”的意象是多么形象地刻画了李鸿章在北洋水师失利、甲午战争败后签订马关条约时的复杂悲愤心境,包括途中被刺和替朝廷尽可能减少一分条约上的赔偿损失等遭遇。而李中堂死后,则将八国联军入侵后、山河破碎的国家残局留给了朝廷和后人,此后清廷就再也没人可以象他那样替朝廷分忧了,故曰祭天宮也。天宫者,帝阙也。或者同时也暗喻天堂。

这首诗的妙处还在于颈尾联转结得甚独特。颈联不直接渲染李鸿章的个人事迹,也并不流连于宅邸建筑特色等细枝末节,而是宕开一笔,镜头转向了李宅所在的部分场景和外界景致衬托:“旧居檐外高楼竞,芜苑庭前汽笛融”——作者道,李鸿章旧居外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使得眼下这座江淮风格的老宅“似乎”变得过时了(潜台词);再看荒芜的后花园和庭前,好像融入了院子外的汽笛袅袅一般。拙见以为,这联意境颇含深意,用新旧时代的建筑物对比和场景气氛的不同来感叹一代重臣的陨落和被人近乎遗忘;而那“高楼”和“汽笛融”意象,对于洋务运动先锋出身的李鸿章来说,他如果泉下有知,是否会感到一丝欣慰呢? 这联构思巧妙,意象意境别开机杼,顷刻间仿佛教人在新旧时代中穿越一般,而这种心灵上的时空穿越给人带来的遐思又是什么?诸位请看作者此律之结尾 ——尾联:“纵是新风扫陈迹,遐思难忘辨冬烘”——最后的结尾可谓平易中有机巧和伏笔,承接颈联中李宅处于新旧环境对比中的情形而引发议论,诗人说:即便新时代的风气扫除了陈迹(明喻李宅,暗指旧时代的没落),此刻的“我”在参观李鸿章旧居时既难忘当年此宅主人的显赫成就和悲凉晚景,也不由得难忘遐思缕缕,试图在那些陈迹故思中辨别所谓的时代冬烘现象(和人)。

冬烘句的关键在于冬烘的解读,这个典故本来是说五代唐科举时郑薫主考官将一个叫颜标的考生误认为颜真卿的后代而赐予了状元头衔,借以讽刺迂腐或浅薄之人。那么,李鸿章作为一代名臣,他是何等聪慧,但也终究难以避免做些为挽救破败王朝而充当“裱糊匠”(此乃李自评)等“迂腐”事。然而拙见以为,作者此处用此典的深意,尤其在怀思李鸿章大才不能尽用于风雨飘渺之残局时,似乎还有些暗喻古今有识之才受制于环境、或者不能被圆满濯拔善用的悲哀(或遗憾)。为何? 因为史上总有太多的冬烘先生误事或浊眼(?)。故此句可谓一箭双雕也。而还有一箭或许迷迷糊糊的意境(未知箭到底射在何处),那就是我们不能排除尾联中是不是也隐约抒发了诗人自己的不遇之伤感……此乃诗评者之“遐思”或枉猜也。这样的收尾,寓深刻意蕴于含蓄用典,增加了诗的诗意蕴藉和沉郁感,抑或也不乏现实引申意义?

念奴嬌 黃崖關懷古 - 采葛 - 采葛 博友梅雨潇潇雅和

【七律  李鴻章故宅感思】 —— 依韵和采葛兄

檐飞碧落梦衔空,旧燕堂前认显崇。伊吕英才摇短楫,昏庸皇命托孤翁。

金瓯枉补蛮夷破,老病羞堪替罪终。冷月迄今高宅外,无言幽咽百年风。

(梅雨潇潇  壬辰冬末)

搗練子 無題 - 采葛 - 采葛 博友东篱雅和

天下惟庸方咎空,但悲青史乱垂崇。轻重举足应清目,亲疏善恶要敛瞳。

所最难堪条约囧,无疑丑陋洋务疯。百年瞻仰前朝事,杆秤融砣辨允公。

七律 過李鴻章故宅 - 采葛 - 采葛 博友皮润清雅和

旧梦依稀未了空,合肥故里府留崇。补天笃祜推杂碎,误国钧衡护两宫。

末世能臣含辱死,图新干将抱凉终。一生毁誉及参半,李氏官宅雾雨中。

七律 過李鴻章故宅 - 采葛 - 采葛 博友逸叟雅题

风雨涤荡转时空,阴晴圆缺别有情。生揽朝政纵私欲,死裹铜锈臭万冬。

七律 過李鴻章故宅 - 采葛 - 采葛 博友玄岳野老雅和

鈞衡笃祜舊時空,亦許青苔記貴崇。泥沼非能行巨舸,漿糊豈可補清宮。

太和殿裏人頻換,滴水檐前冰未融。鹦鹉不知陳歲事,詹詹只爲說冬烘。

七律 過李鴻章故宅 - 采葛 - 采葛博友剑胆琴心雅和

风雨百年未见空,谁开云雾识蛇龙?敢夸沸海中流柱?难挽残阳一草虫。

五柳闭门高士有,繁华迷眼画工同。世尘最苦常遮目,燕雀千秋难鹄鸿。

  评论这张
 
阅读(736)| 评论(217)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