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采葛

心远地自偏

 
 
 

日志

 
 

七律二章 詠蘭  

2013-01-07 10:38:31|  分类: 天雨流芳﹣古诗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旧作新晒】 詠蘭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六日

其一

天生野渚獨憑臨,空谷風流淡古今。山徑輕煙幽籟月,洞天清影紫微心。

春陽未暖芳孤遠,朝露方生氣暗簪。應喜林泉多寂寞,煙霞縹緲自沉吟。

其二

性偏幽潔遠塵歡,芳汀野渡意阑干。隋宮嫋娜聽瓊樹,唐苑風流任牡丹。

心和松風真雅士,韻承梅雪共清寒。却逢豪客喜風雅,從此奢華即姓蘭。

 

【附記】 蘭,本為草木,性孤喜陰,香幽姿潔,號為花中君子,世常以此譬人,或肇自屈原之离骚。唐雖有蘭台之省,與鳳閣相比,蓋以其潔行高遠獨標風姿如仙苑之草故也。而文人墨客多喜題詠潑墨,亦多以君子之比也。然予讀雪芹石頭記時,蘭桂之意或已跡近富貴之比也,賈蘭之喻或暗喻乎?盛唐之時,或未有蘭草喻貴之比,而蘭台之名或肇後世蘭桂意之濫觴呼?予近遊川滇之際,聞種蘭已成富貴之道,一株奇花動輒百萬千萬之巨,幾成貪墨之徒洗錢之徑矣。悲哉,以蘭花之潔而不免銅銹,何物孰幾可免乎?此固為花之悲也,更為世之悲也。滇游別際,予友嘗欲以蘭花見贈,當時欣然。後予向隅自度,清寒之身何幸得侍如此富貴之草,故婉言謝之。謹記,不忍附圖。


 

念奴嬌 黃崖關懷古 - 采葛 - 采葛 博友梅雨潇潇雅评

咏兰无疑是熟题,熟题向来难出新意。咱们来看看作者是如何太岁头上动土的,或者有没有在构思上化腐朽为神奇,从而把被古今文人吟咏了不下几万次的兰花写出点个性来。纵观两首七律。第一首偏重描绘兰花的植物特性和形神;第二首则主要落笔在兰花个性和性情之神韵,并且提出了一点剖析兰花韵味的“学术见解”,融入了新的兰花神韵之鉴赏美学,即:这冰清玉洁的空谷君子,曾几何时已然变成了富人附庸风雅之宠儿……成了富贵香草。这就好像人们要附庸魏晋风流,就得跟那现代派画家艾XX那样来个衣不蔽体的真人秀,以为是回归林下七贤之放荡无羁和艺术创意之驰骋了;抑或在豪华住宅的山庄林泉边,品茗谈生意,互相攀比各自府上收藏的、价值连成之奇花异草或绘画杰作。

其一》:首联描绘兰花生长的地理特性,夹杂了总论性的兰花个性之渲染:“天生野渚独凭临,空谷风流淡古今”——兰花喜欢出没何处?野水边的小岛和空谷也,“独凭临”三字写出了兰花喜孤的性情,不慕乱哄哄的红尘雅聚,不愿成为富贵闲人和市井佣人评头论足之谈姿,清姿照着无人烟出没的野水,满足于做个孤傲的临水照花人,抑或也免不了象西人水仙王子“那西色斯”那样看着水中自己的清影而颇为自豪。后面一句议论虽然平易,但是读来铿锵上口,并且高度概括了历来人们对兰花鉴赏的解语花之评:空谷风流淡古今—— 一个淡字,写出了兰花淡然惯看古今风月而乐于不知秦汉、无论魏晋之桃源情结。而清空、有山岚仙气的幽壑,自然也就孕育了高洁清雅之兰的风流气质,这种气质是不染红尘酱缸之污浊的。说到这里,兰花喜野渚空谷而居的特性和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有所不同,如果说荷花是象征大隐于庙堂的花中君子,那么兰花就是象征高隐林泉之出尘雅士,那些几乎要彻底和浮华世界斩断来往、眼里容不得一点沙子的人,这让我想起一句宋诗,就是以布衣终老故土的谢逸赞扬那个欣赏卧龙和凤雏的彭公,愚见以为,似乎彭公那样的不出仕之人更接近兰花的格调——“襄阳耆旧节独苦,只有庞公不入州”。

颔联状兰花居住氛围,景中有情,形神兼备:“山径轻烟幽籁月,洞天清影紫微心”——在类似桃源三径的地方,与兰花为伴的是轻烟缭绕,空谷清音回响,还有高高而悬的明月。如果说,近朱者赤,那么近雅者便自然雅也。兰花有如此野径、烟霭、竹篁之声和月光朝夕相处,风韵自然也就沾染上了一点脱尘之气。后句则彰显了兰花身上道家仙气的一面,好像修道之人在洞府内外出没的“清影”,而这清影又是心含紫薇之气的。紫薇者,帝星之象征也。所以作者这里说兰花之孤高让其虽然无庙堂之身临,但气质中自有那种至高无上的紫薇之心或气质,所谓天心是也:自信而高标。这联亦花亦人,花品即人品,花、人难分也。拙见以为,咏物诗词要揭示花草物之本质,仅仅状形是远远不够的,或者轻描淡写地将物分派一个“抽象”的比喻也是很难打动人心的,须得既要用些形象思维的意象,同时这些意象有“内在的人文依附象征”才能将这物描绘成鹤立鸡群之物,也就是写出那物的个性或人性所比拟。毕竟,醉翁之意不在酒,咏兰焉能仅仅是为了兰花所居之幽和所观之清丽?

颈联着重描绘兰花的另两个天然特征:幽香和雅气,前者是实写,后者似乎是虚写——春阳未暖芳孤远,朝露方生气暗簪,作者说,兰花不象那些桃花等,须得阳春三月才竞相开放,而是未待春暖便幽然绽放,当别的花卉还在孕育含苞待放时,独有兰花们淡香飘逸已远。清晨,朝露刚刚垂挂在兰,经过一夜佳眠的兰花有一种神情复苏的气韵,好像人之精气再拾也。这句的簪字用得灵动,想象这兰花将吐纳出来的一股雅气都凝聚在青丝鬓边吧,好像簪花一般,如此楚楚动人!“簪气”之意象,可谓别出心裁矣。所以,一芳之远,一气之簪,这兰花的神韵就脱颖而出了:远因淡泊之韵,气因孤高之脏腑也。

尾联以兰花的性情和品格做结,写出了甘于寂寞的兰花本性,而且用的仍然是意象为主:应喜林泉多寂寞,烟霞縹緲自沉吟 ——作者说,兰花性喜阴,天生喜欢林泉之寂寞情形。因为喜,所以就无怨,而是与缥缈的山间林子上空的烟霞相得益彰,互为欣赏,或者自得寂寞之趣也。这个“喜寂寞”和“自沉吟”,其实是拟人化描绘具有兰花甘于淡泊性情之隐逸风骨了。

《其二》:这首的首联,技巧上和其一大同小异,唯一的差别是次序颠倒了一下,第一句议论加叙述,说明兰花性情特点,第二句描绘兰花的野外幽居环境:性偏幽洁远尘欢,芳汀野渡意阑干——作者道,兰花天生偏爱清雅安静并干净之处,远离洛尘之喧嚣和欢乐;所以兰花自是喜欢选择汀岸野渡等场所为其美居。一个“意阑干”,写出了兰花姿态之“纵横交错或横斜貌”,真是选词十分的精准!这后面一句是写意手法状兰花丛的外貌,如此,一幅横斜参差之幽兰静卧芳汀野渡的意境便自然形成了,这是所谓的诗中有画矣。因此,作者此诗不配兰图倒是完全有先见之明了。

其二的颔联和尾联是这首咏兰诗的亮点,或者说是不同于其它咏兰诗的地方。盖因作者意象、意境和典故以及抒情象征都有独到之处。先看看颔联:隋宮袅娜听琼树,唐苑风流任牡丹——这联用了两个典故将兰花和那些富贵之华的俗气分开了,这是用的间接手法,竟然不是直接描绘兰花之君子清雅、远离红尘喧嚣之地,而是用其它名贵之华或被帝王将相和贵人赏识的花草来反衬兰花之不俗,可谓构思之别有机杼也。作者云,当年风流的隋炀帝曾经喜欢江南的琼花,所以不惜余力地挖了大运河,可以在隋宫欣赏那洁白高贵而少见的琼花。而兰花自有高洁品性,兀自袅娜生韵,静静倾听那被独宠的琼华之语(意境唯美矣!),没有对富贵趋之若鹜的巴结之态。而牡丹也曾经深得唐苑女王之青睐,然则兰花自有其风流秉性,不会妒忌牡丹们的高贵而得专宠。颔联句显然还有着拟人化意蕴,也就是说,诗人歌颂兰花不妒忌琼华和牡丹之被帝王宠幸、却自有风流袅娜气质,难道不是屈原大夫曾经赞美的香草之德行么(喻忠臣贤人)。因此,此联的描绘花之性情,实在是赞美作者欣赏的、具有兰花香草品格的人之性情矣。

颈联是颔联的引申,进一步描绘兰之君子风度:“心和松風真雅士,韵承梅雪共清寒”——诗人道,兰心在野外酬和松风,是真雅士之流的惺惺相惜;而兰韵不乏梅雪不畏严寒之性情,将花之植物自然特性和花品之人文指代完美地融为一体。一雅,一清寒,不正是诗人欣赏的兰之脱俗出尘之气质么?

结尾是此律最别致而深有内涵的一联,不乏现实主义意蕴,让人想起老杜诗之沉郁了:“却逢豪客喜風雅,从此奢华即姓兰”—— 作者最后说,那高洁而自甘寂寞的兰花们,如今很不幸地被豪客贵人们因为攀附风雅清高而绑架了。社会上一种稀有兰花品种往往是天价,于是,这曾经是真君子、真雅士和清寒士象征的兰花,曾几何时也成了奢华之代名词了……这是作者内心为兰花所悲哀,悲哀它们被那群并不真正欣赏兰之品行高格之人庸俗化了。这到底是浮华世界的悲哀呢,还是真君子们也常常不得不难以免俗之叹息?真是与众不同之收尾。而“从此奢华即姓兰”,似乎也冤枉了质本洁来还洁去之空谷幽兰的脱尘之美和簪气之楚楚……

 

搗練子 無題 - 采葛 - 采葛 博友东篱雅和

一枝青玉谷幽临,楚畹凝香解秽今。肥露西风倚涧旖,瘦颜东壑濯溪新。

根扎石隙秋芳早,朵靠修筠蘼芜簪。长见阕词俦艳句,芳遗冷远不思吟。

 

附庸风雅意尤欢,墨韵涂鸦槛外轩。武媚云髻着翠朵,飞燕腰际别牡丹。

清门偏遇花间盗,浊水番倾骨隙寒。铜臭熏黑骚君子,效颦静雅竟说兰。

七律二章 詠蘭 - 采葛 - 采葛 博友surui雅和
其一

独生野溆无人寻,喧巷夕临抵万金。空谷埋忧三径月,琼轩饮露一丘心。

孤芳自许避尘远,境与心行声亦沉。世上几多好颜色,难求一己共知音。

其二

野渚琼轩两相欢,无为歧路绪阑干。源中津客惊桃色,竹下贤人写牡丹。

冷露摧眉心不悔,劲风疏骨韵犹寒。岂嗟豪客逐风雅,素志冰心自姓兰。

念奴嬌 黃崖關懷古 - 采葛 - 采葛 博友梅雨潇潇雅和

【七律 咏兰】 —— 依韵和采葛兄

其一

山岚凝气蕴冰心,妙玉天然汀岸音。露濯罗衣空谷舞,翠生剑叶峻崖吟。

含章殿下梅妆似,西子湖中莲意簪。若使韩香兰韵易,鸳情子夜避尘侵。

其二

清名自古避寻欢,紫阙兰台椽笔寒。野水临花狂楚客,无根扬叶怅南冠。

草还有骨吴钩恋,人岂无情信义残?我欲结庐幽谷底,仙风道气共君餐。

(梅雨潇潇  壬辰冬日)

绝句 題梅花 - 采葛 - 采葛 博友一掬茗香雅和

【七律 咏兰】步韵和采葛兄咏兰其一

霭浮静谷远风临,幽韵高华越古今。朝雨沃枝涵正气,暮烟笼蕙蔚君心。

碧弦拂石听天籁,纤叶持节悬玉簪。逸曲携香清野过,兰台摇翠伴诗吟。

 七律二章 詠蘭 - 采葛 - 采葛 博友玄岳野老雅和

 其一

长栖幽谷鸟稀临,听任清风吹至今。寒蕊沾来蟾窟魄,天香捧出蕙芳心。
春回一世杨花梦,霜到千枝白玉簪。有韵何愁忠粉少,缣缃充栋几家吟。

其二

虽生陬处自求欢,空谷精魂情若干。神韵何输秦弄玉,芳馨胜过紫金丹。
不朝曜日寻温度,却共青松斗苦寒。可恨江山多浊雨,清风还识旧时兰?

七律二章 詠蘭 - 采葛 - 采葛 博友天下人间小朋友雅和
七律 --  兰之叹

丛生静谷共风欢,临渚娴姿影阑干。绿秀林泉欣自在,香遗悠远惹尘喧。

华章锦赋吟君子,雅室豪轩宠素仙。恬淡成囚徒怅惘,已然富贵胜牡丹。

七律二章 詠蘭 - 采葛 - 采葛博友 默儿雅和
【七律】 咏兰/默儿

飘然幽谷水为邻,仙佩灵襟翠黛身,蕙芷清芬呈紫气,冰心素蕊浥香尘。

欣泉有意修帘影,细雨和风漫草茵,野秀青魂参日月,孤居恬淡蕴灵均。

 

七律二章 詠蘭 - 采葛 - 采葛 博友天涯一倦客雅赠

先生诗之妙,潇潇已点睛。读来多感慨,孤处见稀珍。外景式渐微,诗岂能独兴。

诗思路渐窄,人心岂能平。先生独臂力,敢擎天之倾。接连发雅作,涤荡是非城。

在下倾心久,恨余笔难惊。自当勤见习,浊世发音清。临屏写心稿,裹衣以壮行。

朝中措·贺采葛先生开博周年
兰房尽敞写诗窗,采葛坐中堂。笑览风云舒卷,愁怀世事沧桑。
宫商角羽,金丝铁木,婉约铿锵。也说英雄迟暮,时闻儿女情长。

念奴嬌 黃崖關懷古 - 采葛 - 采葛 博友梅雨潇潇雅赠

七律两章:【冬日寄友】—— 贺采葛兄开博周年

其一

冬云衔碧啄鹰飞,孤月燕山语梦归。清影凭栏朝紫阙,朔风卷叶叩灵扉。

凌波鸿度贾生郁,弹铗谁吟潘鬓晖。旅迹红尘长啸漫,诗心岂憾抱周薇。

其二

独立江湄青鸟来,翩翩度我锦云裁。且书流水吟烟岭,更染梅风痕野苔。

云到清都琼宴会,梅酬经岁雅诗才。玉京星夜闻丝竹,梦笔生花蘸醉杯。

(梅雨潇潇 壬辰冬日)

博友弓木先生雅赠

鹧鸪天 贺采葛开博

采葛博园花盛开,博得梅雨送青睐。抛砖引玉聚精粹,人脉走红多贤才。

游侠客,移名胜,衔来美味酒开怀。欣赏经典品美酒,笔墨生辉意境来。

搗練子 無題 - 采葛 - 采葛 博友东篱雅赠

贺采葛开博周年

披云青嶂见鸿飞,棹满烟胧玉翠归。弹指挥诗秃几笔?抱琴问赋墨千堆。

标高独喜庭芜媚,骨傲唯欣梅蕊晖。网海红尘丝竹乐,荧屏谐趣润蔷薇。

七律二章 詠蘭 - 采葛 - 采葛 博友Rebecca雅赠
贺采葛兄网易开博周年

才饮秋风拾叶红,又闻瑞雪履梅丛。吟诗作赋流年逝,激越情怀岁月匆。

通古博今馨墨翠,才情横溢展诗鸿。依稀往事滇西梦,独望春山再采虹。

绝句 題梅花 - 采葛 - 采葛 博友一掬茗香雅赠

七律 【冬寄语】和采葛兄开博周年

燕山诗话伴云飞,万绪千章入翠微。雨洒碧荷摇玉魄,风携清月曳心扉。

纵横翰海相如赋,襟纳宙合灵运晖。蓟上晚来霞落处,何人采得紫葛归。、

七律二章 詠蘭 - 采葛 - 采葛 博友幽兰静雅
雅赠

七律.贺采葛先生周年庆

一亩方塘明镜开,花香鸟语踏波来。风摇绿树添琴韵,云过蓝天照砚台。
快意奇文和酒饮,怡情妙句用心裁。匆匆红日又西坠,疑义且留明早猜。

  评论这张
 
阅读(1298)| 评论(285)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