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采葛

心远地自偏

 
 
 

日志

 
 

七律两章 旅怀 偶然  

2013-02-01 12:49:53|  分类: 天雨流芳﹣古诗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律两章 旅怀 偶然 - 采葛 - 采葛 
【舊作新曬】旅懷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八日
雾冷碧溪繞楚城,西風初至雨三更。梧桐樹上月無影,燕子樓中夢自縈。
青鳥絕蹤关塞遠,素箋留跡水烟橫。因將底事付天籟,欲賦幽思灯已驚。
 
七律两章 旅怀 偶然 - 采葛 - 采葛 
【舊作新曬】 偶然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子夜烟寒鎖楚江,沙鷗無跡向蒼茫。雲杉園寂芳痕盡,孤客樓空燈影長。
一脈清思縈紫案,幾番閑絮繞心香。經年漂泊應常慣,只是今宵月不霜。
 
 

 

念奴嬌 黃崖關懷古 - 采葛 - 采葛 博友梅雨潇潇雅评

     《旅怀》:此篇应是作者羁旅楚地时的雨夜感思,将旅途孤寂和心底幽思宣泄于观景感受。景致凄迷,情绪蕴藉,心境的描画是作者一贯的风格,欲说还休,点到为止。首联:“雾冷碧溪绕楚城,西风初至雨三更”——冷雾氤氲碧溪,冬日阴湿的氛围呼之欲出,这个碧溪也许是具体的、驿馆前的某条小溪,也可能是诗人旅居之地的武陵五溪之一或某条支流。《水经注》:“武陵有五溪,谓雄溪、满溪、 酉溪、潕溪、辰溪。”而“绕楚城”意象则在冬日萧索孤冷的气氛中夹入一丝楚地山清水秀的温润——三更时分,西风兼冬雨的情景更是教独居的主人公有种梧桐更兼细雨或雪上加霜的冷寂感。

    颔联景中有情:“梧桐树上月无影,燕子楼中梦自萦”——这联意境甚是唯美,用典婉约无痕。不过前半句说“月无影”是否多余了?因为首联的情景是“雨三更”,故而读者自然联想颔联的场景是首联的延续,既然有雨,或者刚刚雨霁,也多半是不会有月的。不过,就这句本身的意象,拙见以为梧桐作为一种吉祥、优美、高贵的象征,却没有明月相伴,此等情景显然是对应了主人公心底的某种落寞感。然则落寞是落寞,心底还是有一缕温馨。果然,后半句的借景抒情更“露”一点,也透露了冷寂中的某种遐思。诗人说,尽管冬夜凄冷,燕子楼里的楚地“盼盼”(诗人借典自况乎?)此时仍然在做着相思之梦。这是怎样的相思呢?或许是思念远方的人儿,或许是暗喻诗人多年来心底美好的期望。不一而足。

    颈联之转似乎是提示前面颔联的“梦自萦”无处可寄:“青鸟绝踪关塞远,素箋留迹水烟橫”——作者云,楚地之远,好似与世隔绝,连报信的青鸟都看不见(一则喻冬日鸟少,一则或喻羁留之地大概不在桃源中心地带),怎能让我一寄相思之语呢?眼前只有尚未写完的相思诗语墨迹依稀,如同水烟横碧。这联对仗工稳,意境悲美,尤其后半句的水烟横和素箋留搭配,很是诗意跳跃,有一种思念被烟雾笼罩而不能发散的朦胧美。而如果换个角度说,这个纸上留迹会不时是故人以前的寄赠呢?如果是这个可能,那么水烟横便有了种往事如烟的氛围了。整联意境有确定的成分,又有不确定的画面,故而诗意就活了起来。这就是所谓的韵味有致吧。

尾联议论、比喻抒情,相对前面的形象思维意境,作者在结尾融入了更直接的心语,但又不是很直白的表白,有所考量的选词组成的意境,仍然带有诗意蕴藉的特色:“因将底事付天籁,欲赋幽思灯已惊”——诗人道,曾经将心底之梦,之期望都付于那美好的天籁之声(相思和或理想之终极对象)。然而为什么此刻想要再把心中的秘密情思赋之诗文,却恍惚感觉眼前的灯光有惊动心情的意味?这句意思是说,诗赋之意很深,却因故写不下去,这个“故”从字面上看是“灯惊”,画外音则可能是指“心惊”。那么诗人为何突然心惊呢,自然一是因为前面几联描绘的羁旅惆怅和孤寂外景遥相呼应,一是可能想到青鸟无望,相思难寄,理想依然遥远,所以突然心生无奈和失落之惊。情绪上,就是突然悲从中来的一种情形。不过拙见以为,似乎还是原版的“鸟已惊”更有画面灵动感。窗外的惊鸟,比室内的惊灯似乎更能替代作者此时的心境?毕竟,鸟是灵动的生灵,而灯是相对没有“感觉”的。

《偶然》:偶然,是幽燕孤思漫游风流楚地的霎那心穗一拾;偶然,是佛洛依德潜意识浮到意识心湖的某一个泡沫;偶然,是莫奈于塞纳河畔记录落日印象的画笔一抹;偶然,是谁采葛首阳山后又兴致勃勃地去武陵桃源寻觅出尘之悠悠?羁旅中的山水景致固然陶冶旅人红尘情致,独行和独思的妙处却也可能时时诱发敏感而惆怅的孤寂之感。因为独处和秀色妙景的触动,难免看山不尽是山,看水不尽是水,每一声鸟鸣都可能是主人公的心灵回声,而每一片落叶都会激发红衰翠减的秋冬萧索怅然。于是乎,诗人于眼前的楚地风光中,抓住了这偶然一得的诗思在楚塞。此律主题依然是旅人寂寞、相思、和由此激起的浮生漂泊感,虽然没有断肠人在天涯的凄楚,淡淡却可能深入骨髓的惆怅仿佛从作者每一个诗思细胞里弥散出来,飘逸在夜寒楚江和燕子楼空。

首联的画面很是情景交融,以景起兴,景语既情语:“子夜烟寒锁楚江,沙鸥无迹向苍茫”——十四个字,把个“天地一沙鸥”的子夜茫然感刻画得让人起恻隐之心!很显然,作者用子夜寒江做背景,而不是大白天的敞亮气氛来衬托,让鸥鸟隐入夜色苍茫不知处的景深遥远处,自是暗喻诗人心底的一种前途茫然感;此外,如果从哲学的角度说,这种茫然感或不知去向的沙鸥无迹是否是人类(或生命)对自己从哪儿来、到哪儿去的一种“天问”?所以,这个首联大气中有深意,既有生命的个体茫然,更有浮生的何去何从之哲思疑问。呵呵,看来作者这个偶然诗思在楚地,在蕴藉风流的诗人情怀中,还暗藏有哲人似的“玩深沉”不是?呵呵。

颔联的景中抒情较之首联更直接,明、暗喻相杂,虚、实意象兼融,沙鸥这回对应了云杉、芳痕、孤客、灯影:“云杉园寂芳痕尽,孤客楼空灯影长”—— 此处的云杉,愚见以为是玉树临风和寂寞独立人的象征,在园子中寂寞无声地一排排立着,是不是幽静中有种沉思、寂寥感?更有甚者,群芳无觅,暗香何处?一个芳痕尽的尽字,让人陡生绝望感!而在空楼中徘徊远望的羁旅孤客,无人相聊相慰,唯见灯下人影长长,自是予人一种形影孑然的落寞感。整联的四个形容词用得准确:寂、尽、空、长,全是渲染寂寞清空情绪的。

颈联转而室内景和心情描绘,虚实意象并议论:“一脉清思萦紫案,几番闲絮绕心香”——诗人独坐案前,清思屡屡,在回忆?在相思?还是在反思?心绪和诗絮、亦或并名烟袅袅缠绕着心香几丝,营造了一种深夜静思的气氛……唯美!心香者,指代主人公心底所有美好的愿望和感受。你说作者明知羁旅有闲愁,倒也乐得沉浸其中,遣怀之余还得一清嘉之律,也算寂寞中有所寄托矣。若是整天汲汲于红尘紫阙、觥筹交错频频,则雅人一个反倒没了间或清静和激发诗情的淡淡之惆怅。此亦谓失之东隅,得之桑榆乎?句中紫案对心香,色觉味觉俱佳,虽然心香是种虚拟之味,于此似乎也暗香明丽了。

尾联议论抒情本来比较平常,但是意蕴契合主题的起承转,尤其结句的构词独特,使得平常意境陡生一份灵动感,显示了作者遣词造句和造景功力非一般诗者所为:经年漂泊应常惯,只是今宵月不霜——作者最后总结到,一年来到处漂泊,本来也是习惯了这种羁旅愁绪和四处漫游的生活,可是偏偏今夜的月亮不是月华如水。“霜月”指季秋降霜时分的月亮,此时的月亮澄澈明亮。《礼记·月令》:“孟秋之月寒蝉鸣,仲秋之月鸿雁来,季秋之月霜始降。”故而“月不霜”则是此夜没有明月或隐晦不亮了。所以让旅途之人少了一份聊以寄托和默默相对的对象,连个千里寄明月也做不到了,怎一个无奈了得!如果一定要附会象征意义,那么这个“月不霜”也许是暗指主人公于惆怅之际缺乏知音或理解者的可以对之倾诉,因此那夜的寂寞情思让人有点不习惯了。这个结尾句在构思上很有个性美。

 

 


 

念奴嬌 黃崖關懷古 - 采葛 - 采葛 博友梅雨潇潇雅和

【七律 旅思】—— 和采葛兄

风咽残花寂旅城,空悬孤月弄蛩鸣。梧桐枝冷凤无影,碧海星沉棹自横。

域外行藏零落叶,梦中鹤唳醒时惊。晓来帘卷烟岑远,欲度冰心一羽程。

【七律 偶然】—— 和采葛兄

无语冷杉清月濯,梅香隔岸阻苍茫。佩痕泳浪向无极,道气涵空笼野塘。

旅迹沉沉芳影乱,相思耿耿朔风狂。昨宵云雨湿魂梦,紫伞撑开窥许郎。

 (梅雨潇潇  壬辰岁末)

七律两章  宏村 西递 - 采葛 - 采葛 博友小草雅和
其一

子夜寒蝉怨景荒,长空冷雁叹秋茫。秋山寂寂诸芳尽,禅院空空钟悠扬。

 面壁经年思己过,醍醐开顶豁然朗。拈花一笑神思逸,从此明心月不霜。

其二

 水暖清溪四月城,风怜碧玉一春樱。断肠烟柳连天际,紫燕离巢几度迎。

 好梦留人追思逸,似闻慈母唤儿声。枝头小鸟难知意,跳闹喧哗扰我宁。

七律两章 旅怀 偶然 - 采葛 - 采葛 博友泉边渔夫雅和
碧水笼烟出楚江,汀州芷若隐苍茫。兰舟桂棹摇魂远,紫叶红藤揽梦长。

照壁孤灯萦素影,穿帘月色捻心香。红笺草就无缘寄,听任西风染鬓霜。

绝句 題梅花 - 采葛 - 采葛 博友一掬茗香雅和

【七律 旅怀】 步韵和采葛兄

风和滩声过楚城,轻烟如旧物已更。千年月色举杯尽,万里江云入梦萦。

屈子离歌苍宇远,放翁遗韵碧溪横。水摇樯影浸诗意,一枕幽思凫雁惊。



  评论这张
 
阅读(924)| 评论(238)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