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采葛

心远地自偏

 
 
 

日志

 
 

七律两章 冬日感怀  

2013-02-07 14:00:56|  分类: 天雨流芳﹣古诗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律两章  冬日感怀 - 采葛 - 采葛 
 
 
 
 
 
 
 
【舊作新曬】 冬至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冬至陽生秋未闌,春情欲动柳枝殘。雲林枯葉方凋盡,弱線黃蕾已著冠。
時氣日移花變色,天心不待月重團。但看秋水入溟遠,淡鎖寒煙何辨難。
 
七律两章  冬日感怀 - 采葛 - 采葛
【舊作新曬】 冬日感懷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一簾晴夜一簾霜,萬里風煙入緲茫。逝水無言歸古境,孤鷗長唳辨殘塘。
憑闌醉咏关山月,舒袖欲邀幽渚芳。琥珀杯中雲水淡,玲瓏枕上夢悠長。

 

 

 

念奴嬌 黃崖關懷古 - 采葛 - 采葛 博友梅雨潇潇雅评

《冬日感怀》:作者此律冬日感怀,意境虚实相间,抒情蕴藉缱绻,意象苍茫清雅中不乏华丽、隽永,读来似有登临飞天之爽。

起句“一帘晴夜一帘霜”是一幅冬夜寒霜轻袭而来的情景。此句好就好在“一帘霜”的意象,既有寒霜的触摸感,又间接让人感觉有人在卷霜帘,所以造成了静中有动的氛围,这显然比单调地看见“地上霜”要活泛得多,更何况“地上霜”太白早用过了。首联后面一句是从室内往远处看或想象的意境:“万里风烟入渺茫”——顿时将画面从近景拉向远景,而这种远景部分又是目不所及的,所以在诗意上就多了一层留白效果。这“万里风烟入渺茫”的情景于是就自然带出了下面几联的画面和抒情。

颔联“逝水无言归古境,孤鸥长唳辨残塘”是怀古并感叹时光流逝。悠悠逝水静静地流淌,回归远古之境,有前不见古人的怆然。遥想远处,或者放眼近处的残塘,不禁教人怅然太息。于是,那点,诗意陡然而起:“凭栏醉看关山月,舒袖欲邀兰渚芳” ——诗意美联,对工意境佳,青莲式的豪迈大气中不乏六朝绮丽柔婉,自是洋溢着义山无题诗之多情。微醺的诗人眼神迷蒙地眺望关山月,情不自禁地想舒袖邀请兰渚芳芷,想是期望一同舞醉寒夜,感受刹那感怀之即的一襟浪漫情怀吧,当然也是渴慕知音相酬的意绪。尤其“舒袖欲邀兰渚芳”一句,颇有几分黄鲁直 “舞裙歌板尽清欢。 黄花白发相牵挽” 的疏狂居士潇洒形象(当然咱们的作者最多可能只有潘鬓落星些许而已)。可见诗人于整体的寂寥思绪中仍然不无某种激情或渴望,以及天性中的乐观和浪漫情怀。

未联是颈联的意境伸展,然而收得含蓄而唯美,这是作者一贯的律诗结尾特色:“琥珀杯中云水淡,玲珑枕上梦悠长”——继前面一番“欲邀兰渚芳”而事实上不得的淡淡惆怅,最后诗人便回到清茶一杯,感受杯中的“云水之淡”——这应该是个隐语,是生活归于平淡的一种怅然还是喜悦?或是情思归于高隐淡泊的暗喻。这是否可从最后的结句部分判断出来呢?诸位请看:“玲珑枕上梦悠长”!……虽然枕着华美“玲珑枕”,然则佳人无影,兰芳暗香无觅,徒然作“梦悠长”而已,这也就呼应了前面欲邀兰渚芳之“欲”字的潜在意蕴了。当然,如果把这种梦悠长看作心中美好尚存,那么一丝惆怅中还是充满了希望和眷恋的。由此,前句的“云水淡”之品尝也就是红尘劳累中的一刻清雅自娱时光,而非完全天天沉浸在这种脱尘般的清芬气氛中。因为,诗人毕竟仍然存念那玲珑枕上幽梦一缕,心香一瓣……入世的诱惑、相思、和责任依然萦绕心底,漫舞关山月、兰渚芳矣。从意境、意象的唯美和诗意蕴藉而言,尾联之美有义山风范,似乎也带上几丝魏晋风流。最后,欣赏这律再次让人感觉作者的律诗层次分明,诗脉含蓄中却依然铺叙有章法,很少有相去甚远或脱节的意境跳跃……所以给人围绕一个大主题下的几个分镜头意境渲染之效果,清雅,缠绵,一种带有诗意性留白的简约,却不无丰润,俨然是大写意背景后的工笔画之细腻。

《冬至》:这首是秋暮冬至时的赏景感思,那种孕育在凋蔽景物中的春之骚动,既是自然界的本身规律,也不妨看作诗人对春天再次来到的一种精神诉求。觉得这首诗的前两联意蕴要旨,和英国浪漫主义诗人雪莱的《西风颂》之结尾名句不谋而合:“如果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后两联则是春天再次到来前的、一种对萧索景致的忍耐,忍耐中不无淡淡的惆怅,也许可看作春暖花开前的一丝寒意侵袭。所以,此律希望和忧虑并存,然则希望必将穿透寒烟之淡锁……

首联点题,宋诗式的义理相杂唐诗式的诗意纯美:“冬至阳生秋未阑,春情欲动柳枝残”——古人对冬至的说法是:阴极之至,阳气始生。所谓物极必反也。冬至是一年中白天最短的一天,此后,白天又开始慢慢变长,这也是诗人这一律主题中蕴含的春之孕育在冬秋之肃杀的要义所在。作者道,冬至了,虽然寒冷萧索,但是阳气又开始滋生;秋之肃杀尚未褪尽,春情便已骚动,似乎在残柳中幽幽生发……“动”字下得到位,尤其这种春情动是来自残柳之中,可见春的欲望多么地强烈!

颔联是冬秋枯萎中、春之孕育的见证:“云林枯叶方凋尽,弱线黄蕾已著冠”——诗人观察细腻,高耸入云的林子,万叶方凋蔽尽,却隐约看到微微的嫩黄柳蕊已在残柳上着冠。前一句苍茫萧瑟,后一句却让人看到凋蔽中的隐隐生机。这后面一句的画面遣字造句可谓准确、唯美。弱线是冬日细柳的影子,虽然黄蕾还很纤小,可是到底是花蕾一样的桂冠,所以著冠两字让人似乎感觉到春之女神已经悄悄地戴上了美丽的嫩黄之冠。美哉!

作者的诗,似乎每一首都有一两句妙句或予人印象深刻、运笔独到的句子,请看颈联:“时气日移花变色,天心不待月重团”——这句也有点宋诗韵味,诗人云,气节变化,日影短短,花儿都变色了,肃杀景象啊。(此句反“我花开后百花杀”气韵化之,一个“花变色”,甚有寒冬严酷环境让美艳娇柔们大惊失色的意蕴。)更有甚者,那天心或者天意(?)此刻似乎也不怜香惜玉,也不期待着明月重又团圆。这句或许暗喻作者对人生旅途或仕途中新的希望尚未来到之前的一种彷徨。或者是不是可说,美妙一刻的时机未到?——此外,愚见以为“月重团"之团字有些美中不足,虽然团也是圆形之意,是团圆意境,但是人们惯常说月圆,而不说月团,似乎有那么一点生造之嫌 ?(拙见勿怪)。拙笔猜想可能“月团”受制于韵部,因为圆是一先韵,不是此律所用的十四寒韵脚。当然也可能是余孤陋寡闻,不知古人也这么用的。

尽管有颈联中的“天心不待月重团”,但是诗人还是看到了寒冬花变色、月不圆背后的隐约希望:“但看秋水入溟远,淡锁寒烟何辨难”——作者最后道,只见一泓秋水明澈,隐入水天空溟苍茫之处,虽然被寒雾轻轻地锁住,然而妖娆水脉,那希望之水,美人般明眸一泓的春情之动,依稀不难辨别(潜台词,如果你心存希望或梦想不泯,那么你总能辨别到新气象的存在。这让人想起一句美学名言,对于我们的眼睛,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因此,这结尾让此律的主旨在境界上又上了一个层次,先是如果冬天来了,春天不会遥远,然后是天意虽然此刻未许春情和月圆,但是春情只是暂时被锁在寒烟中,她必将生发壮大,变成春天到来时的滚滚春潮……

 

念奴嬌 黃崖關懷古 - 采葛 - 采葛 博友梅雨潇潇雅和

【岁末感怀】——和采葛兄 

无端急雨动魂殇,万里琼筵谁缺场?卧雪枯荷难断藕,涵春底事枉穿墙。

江南渺渺归何日,梅蕊幽幽照远航。子夜杜康浮鹤影,醉花噙梦到横塘。

【七律 冬至】—— 和采葛兄

一壶清酒夜迟阑,阳气吹帘灯烛残。月下芳菲潜冷雾,窗前冬柳作花冠。

朱颜岂谢心香在,淫雨犹浮梦棹欢。弱水几弯何处尽,关山幽籁弄星寒。

(梅雨潇潇 壬辰岁末) 

七律一章 病叶 (外五律一章) - 采葛 - 采葛 博友皮润清雅和
冬日感怀
疏窗蘸月画梅芳,绮户穿帘万里凉。望断浮生皆苦味,写成残绪尽风霜。
且因笛韵寒塘立,不如雪衣月影长。妙境随心心漱碧,却吟红藕解罗裳。

念奴嬌 黃崖關懷古 - 采葛 - 采葛 博友凌寒雅和

【探春令】. 立春

晓风渐暖, 几番微雨, 腊金花乱。玉簪蕾笔书天箭, 又道是, 春将返。    

吹开梅雪飞花甸。 迎春姑款款。月满时,共祝来年,诸事雨顺风调愿。

  评论这张
 
阅读(861)| 评论(227)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