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采葛

心远地自偏

 
 
 

日志

 
 

七律一章 重過龍門石窟  

2013-03-27 21:46:34|  分类: 天雨流芳﹣古诗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律一章 重過龍門石窟 - 采葛 - 采葛 

 

【重過龍門石窟】  庚寅仲夏

 

 

二十年前予尝独游古都洛阳,时值隆冬,万森萧瑟。其时也,予以孤客飘零之感慨,谒关陵而悲忠义之杳,觅金谷则感富贵之幻,望伊阙之寒烟而生世事茫然之叹,过龙门之残垣则叹百代皆芜之悲。其时也,予以无根飘萍之躯,逢霜寒冷雨之时,百感由衷,万念无绪。过关林则咏:古来忠义数云长,气挟风云动紫皇。一日桃园感知遇,终生旧麾罩华章。神威三国雄无敌,儒雅春秋才自芳。可恨苍桑皆古事,但听寒树没斜阳。流连伊水之滨,静参石佛之灵,逝水固已无言而石僧几曾有灵?曩日予虽颇涉猎佛经,颇喜其中精妙禅机,然于佛法轮回之说恒持敬远之心焉。龙门石窟始凿于六朝北魏之际,正值佛法兴盛之时。其日予独自徜徉于龙门诸佛造像之间,忽忆六朝北魏司徒白马公崔浩之遭际。崔浩以汉人之一介书生,侧身于鲜卑皇朝之中,叱咤风云,安邦定国,神机莫测,诚可谓一时名相矣。崔浩博识洞微,然素憎浮屠,终一力肇启“三武灭佛”之始也。渠料竟以一部《国史》而遭族灭之灾,岂非冥冥之中天之报应乎?孝文之时,胡魏南迁至洛阳,自此佛法大盛而魏竟式微以至覆灭。此又岂佛陀能佑之哉?千年王旗各有所崇,而一代风流自得其归,岂一二人心之所能定乎?当其时也,茫然沉吟,尝作《桂枝香》并七言诗以纪当时之意。二十年逾矣,故地重游,华发已生,而世事易矣,素心或有移乎? 七律一章 重過龍門石窟 - 采葛 - 采葛 

 

廿年煙雨若川流,楚客霜華意未休。草染春山風氣翠,燕穿僧影梵歌悠。
六朝雲夢空相憶,一脈心香誰與酬。遙見香山千樹碧,應聞石佛讀春秋。


 

 

 

 

 

 

 

 

念奴嬌 黃崖關懷古 - 采葛 - 采葛 博友梅雨潇潇雅评

象游龙门石窟这种赏古迹或怀古题材,最忌讳的就是写得过实,以及在细致末节上做文章,这样会导致诗意大减。这一类的题材,写景不该是单纯写景,要为写实和喻事及怀古抒情做好场景铺垫,而意象或造景,也切忌全部是实景,最好虚实相间,情景交叠,才能意象丰润,有层次感,并给读者更多的想象空间。此外就是要围绕一到两个主要的吟咏论点来展开起承转合。作者于这一类题材的诗词写作,愚见以为是深得咏古而诗意依然保持优美和蕴藉的。再者,咏古说理也最好用形象思维带动部分议论和比喻来进行,不然意境或画面会过于抽象,好比只有骨架而没有血肉,则也不能成其为一首好诗的。最后,咏古诗如果适当结合个人特定的感慨,也会使得整首诗更具个性美,况且,将个人身世或喜怒哀乐融于咏古题材,则会让读者感到历史并不是和自己毫无关联的,咏古也不一定要大而无当的。

首联的场景是大画面中隐藏了作者的个人诗意形象和对岁月流逝的感叹,于是在这种时空变化的交错中,很自然地就能为后面几联意境的怀古吟咏做好铺垫。作者起句道:“廿年烟雨若川流,楚客霜花意未休”——诗人云,离开前次游龙门石窟,已经二十年飞逝而去,时光恰如烟雨淅沥,汇成川流,滚滚东去(此句乃用了圣人“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的典故),“我”(楚客也)的鬓发也染上了霜花,可是虽然华发上鬓,却依然“意未休”也。这个“意未休”是感叹作者的济世理念和青春理想还没泯灭。同时,“意未休”似乎也是历史本身不断在延续的一种象征。而“楚客”在此一是隐喻作者的南方人身份,另一是指作者的屈原情结,因为诗词中一般用楚客来替代屈原,和远离他乡、心有忧患意识的士人。

颔联是用国画样的写意手法和电影蒙太奇手法来展开龙门石窟的基本场景的,作者采取的是大处着笔的技法,把整个佛象石窟镶嵌在春色浓浓的草山翠风中,如影似幻,颇符合诗意朦胧的诗词真谛,而根本不论及石窟佛龛的细节或甚至具有代表性的石像,诗人云:“草染春山風氣翠,燕穿僧影梵音悠”——春草葳蕤,将龙门石窟所在的香山和龙门山披上了春色,连风儿都染上了苍翠;只见燕子穿过佛像僧影间(好美!),荡漾在禅声悠然中,何其自在潇洒!端的有槛外脱尘之意趣也……这联是“草色染翠风”意境对“春燕穿佛影梵音”画面,十分的诗意唯美和禅意空灵,所以特别契合石窟禅像所在的幽静和神圣背景。——写到这里,不揣冒昧地鸡蛋里挑下小骨头,愚见略觉“佛影梵音”这个意象从音韵上言,“影”、“音”两字的发音嘴型比较接近,所以读起来稍觉不畅,而从意蕴讲,僧影和梵音意思接近,无非都是说的佛禅意境,所以拙见以为也许用其中一个意象即可。仅供参考。

颈联诗人是如何转的呢?作者没有继续着墨于龙门石窟本身,而是思接千载,进入了怀古思绪,同时融入了个人情怀感叹:“六朝云梦空相忆,一脉心香谁与酬”——这联对工意美,内涵丰富,怀古感己并重,在很小的篇幅内容纳了十分丰富的咏史观感和诗人自己对历史、岁月的沧桑感和落寞感。作者似乎在说,和北魏(龙门石窟始建之时)同存的六朝梦幻与史实,都在岁月的烟云中消失殆尽,如今我们只能枉自回忆那时的情景了;后面一句或可做双解,一是从作者个人角度出发,说:“我的心事和理想”可以和谁诉说呢?现实知音难觅,而要在历史的云梦中找到自己的同好,可惜人事都已湮灭,无人可对坐相酬内心感思,落寞之极啊……同时,这句是否也可从石窟佛像的角度展开抒情?那禅佛为众生点燃的心香,或为超度特定时期的人事所作的祝福,如今也见不到施主们了,所以诗人和石佛们都在历史和岁月的流逝中感到了一种深深的寂寞。总之,颈联怀古空灵、沉郁而大气,抒情真挚感人而诗意蕴藉,意象丰富而不杂乱,同时给人留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尾联从龙门石窟的近景拉开,镜头转向了对岸的香山,从而将画面的纵深幅度伸展了,而不是局限在石窟本身。本来嘛,咏石窟固然是个中心点,但是整首诗的场景如果都围绕在石窟本身,那么必然会出现意境的“单调化”,自然抒情和感想也就会收到艺术效果上的局限。作者最后将镜头指向石窟对岸:“遥见香山千树碧,应闻石佛读春秋”——作者说,远远地望向伊河对岸的香山,唯见碧树满山,那些碧树彷佛和来拜谒石窟的游人一样,能听到石佛在阅读着千古春秋历史呢!这最后一联的拟人化造景,使得龙门石窟的石像一下子活了起来,成了历史的见证人了。但作者在诗行里没有明确说的是,当石佛们在风雨中阅读着千秋历史时,他们是否真能给人们带来心灵的安宁和福佑呢(或是潜在意蕴之一?)?于是结尾就在意犹未尽中拉下了帷幕,这正附和了言有尽而意无穷的真谛。

 


 

念奴嬌 黃崖關懷古 - 采葛 - 采葛 博友梅雨潇潇雅和

【七律 龙门石窟畅想】—— 和采葛兄

其一

翠烟峡谷洞天幽,素手拈花香未休。云洇禅声开万眼,石摩燕语说千秋。

有缘楚客祈湘梦,无尽须弥纳庾愁。举目伊河孤月笼,似闻剑影漫春柔。

其二

六朝魂梦舞沙鸥,烟雨龙门道气浮。风动禅心潜石壁,春涵野径乐鸿俦。

欲寻九老衔杯醉,漫顾千帆逐水悠。若得红尘情不老,吃斋捣药可无休。

(梅雨潇潇 癸巳仲春)

绝句 題梅花 - 采葛 - 采葛 博友一掬茗香雅和

【七律 过龙门石窟】和采葛兄
烟云绕壁自悠悠,伊水逐霜几度秋。山阙藏青阁宇静,龙门入碧洞天幽。
常闻梵曲随风过,犹见佛光伴月流。寻梦香川酬夙愿,谁开石迹向中州。
七律一章 重過龍門石窟 - 采葛 - 采葛 博友皮润清雅和

倏忽遥忆拜龙门,伊水潺涟追梦魂。十万佛窟遭业损,一山感悟寄灵根。
飞天香乐莲花美,舍那明光慈笑尊。摒却尘嚣归静寂,虚空天雨尽心温。
七律两章  宏村 西递 - 采葛 - 采葛 博友小草雅和
梦游龙门石窟——依韵和采葛.梅雨潇潇
白驹过隙瞬间流,北魏隋唐历历悠。数代王朝如梦幻,眼前佛影若云浮。
遥思武媚碑无字,漫顾岩雕峭壁留。何不逍遥学野鹤,自在行空度春秋。
咏长江第一湾——和采葛.梅雨潇潇
劈山卷浪自西来,曲折回东不复回。夹岸柳枝邀蝶舞,居中石鼓击花开。
甘泉滋润乡间土,溅玉刷清竹叶埃。莫叹时光如逝水,此湾长驻胜瑶台。

  评论这张
 
阅读(1217)| 评论(186)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