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采葛

心远地自偏

 
 
 

日志

 
 

七律两章 题李清照纪念馆  

2013-08-17 00:07:29|  分类: 天雨流芳﹣古诗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年08月16日 - 采葛 - 采葛
題李清照紀念館   庚寅晚秋 
金石夢緣香逐塵,海棠依舊自逢春。垂楊秋暮鴉鳴晚,漱玉泉寒苔跡淪。
千古風流移月影,一窗詩韻向天津。斜陽蕭索芭蕉老,花瘦更思簾內人。
 
2013年08月16日 - 采葛 - 采葛
題趵突泉   庚寅晚秋
一脈靈泉碧璽分,珠璣猶自弄絲綸。撥弦清韻靜魚影,碎月波痕濯世塵。
玉砌千年苔夢古,雕欄四面松風淳。可憐秋染曆山外,一徑黃花無故人。
 

念奴嬌 黃崖關懷古 - 采葛 - 采葛 博友梅雨潇潇雅评

《題李清照紀念館》  两首济南行吟乃作者一贯的诗意蕴藉风格,造景温婉清俊,比兴唯美风流,意象虚实相间,怀思(怀古)和个人抒情遣怀浑然一体。这首《题李清照纪念馆》巧妙地把代表易安生平和诗词的有关意象自然嵌进馆内外情景,没有明显的咏人痕迹和枯燥议论句,却处处让读者感受到女诗人的身影和诗韵在周围忽隐忽现,袅娜千古……

首联开宗明义,用“金石缘”和“海棠春”意象起兴,于诗意画面中精炼地体现了岁月无情、物是人非的无奈,而易安词的魅力一如海棠娇媚,依旧逢春而绽:“金石夢緣香逐塵,海棠依舊自逢春”——作者云,李清照和赵明诚的金石姻缘,以及俩人对金石书画的迷恋,就像一场春梦,化作篆香一缕,湮灭在红尘之中。这个“逐尘”似乎也有点当时家国陷落金人入侵的伤感。此地的“金石缘”亦如宝黛的木石前盟,从侧面体现了李、赵婚姻和情感的美满,以及赵亡故后易安对亡夫的思念和悲伤。另外,“金石梦缘”意象一箭数雕,也指代易安和其丈夫编著的《金石录》,以及李清照的散文《金石录后序》。意境上,前半句的意蕴和“六朝旧事随流水”异曲同工,惟作者此句还暗合了李清照的生平。妙哉。此联的后半句也遣字造景颇灵慧,作者化用了李清照词《如梦令》中“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的句子,将草卉生生不息的自然物景和易安词韵飘绕百代的史实完美地融合一体,真正是用典羚羊挂角矣。

颔联写纪念馆外秋暮景色,景中融典并抒情:“垂楊秋暮鴉鳴晚,漱玉泉寒苔跡淪”——作者继续道,秋天暮色中的垂柳可闻瞑鸦啼叫(营造了一种萧索氛围),而池中寒泉浣洗着碧水中如玉的石子,池边的青苔似乎也给冲洗得痕迹难辩。此处“漱玉”当双关李清照的《漱玉词》集,“苔迹沦”则是人物湮灭在星移斗转岁月中、抑或漱玉词如其它古典文学经典在白话时代遭冷落的一种暗喻,或者我们也可以这样理解颔联,虽然李清照的经典婉约词仍然影响着后代,创造如此美韵的主人公却早已凋零,一如“苔跡淪”矣。

颈联虚实意象并举,议论叙述齐下,想象浪漫,意境动人:“千古風流移月影,一窗詩韻向天津”——诗人云,李清照词作为婉约派经典代表的史实,以及她和赵明诚的金石良缘,风流千古,时时闪现在月影之移中,这句用“千古风流”象征逝去的人物和遗留的美韵,意境上颇有点让人心生幻觉,似乎教读者觉得是女诗人风流倩影忽现在月光下也,“移”字下得很动感,造成了今古穿越之错觉效果。后半句的“一窗詩韻向天津”则联系纪念馆或李清照故居的窗户生发怀思之情,说,李易安曾经在故居写下的词章,仿佛诗韵一窗,溢出窗外,飞向碧天渡口(天津也),而那渡口则是通向天堂和女诗人理想归宿的地方。这句意境的客观“观照”是作者自己的心灵,故而后半句意象似乎也暗合了作者本人欲追寻女词人风流的情怀,或者,这种“詩韻向天津”的曼妙,也是作者自身的向往?

尾联再次回到颔联的秋暮萧索意境,同时在特选的李清照词的意象中,渲染了作者对女词人的缅怀,并且隐隐表达了作者自己感叹流年催人的惆怅,可谓缅怀古人和今人抒情兼顾也:“斜陽蕭索芭蕉老,花瘦更思簾內人”——作者最后说,在一片斜阳萧条中,沐浴着渐老的芭蕉叶,更顾眼前黄花瘦,不禁教人顿思帘内人也!帘内人谁也?其一当暗指李清照故影,其二或隐喻作者自己相思的人影 …… 真是结得惆怅中不乏浪漫情思矣——值得一题的是,“花瘦”意象巧妙自如地化用了易安《醉花阴》中的句子“人比黄花瘦”。有意思的是,作者结句如果从“花瘦”意象幻化成逝去的李清照形象,那么这个“更思帘內人”似乎也可以是作者想象当年李清照思念帘内和赵明诚温馨的美妙时光,因此结句意蕴丰润,教人联想不已,韵味十足!

《題趵突泉》 这首七律的前两联,手法上赋比兴三位一体,描写了作为济南72泉之首的趵突泉之胜景:“一脈靈泉碧璽分,珠璣猶自弄絲綸。撥弦清韻靜魚影,碎月波痕濯世塵”——首句七字,宏观上将趵突泉的物理特色表达得诗意唯美,“一脉灵泉”是实景铺叙(赋也),说三泉成一线的趵突泉将碧玉般如镜的玉玺分成两半。此处作者将趵突泉形容成玉玺(诗经六艺之“比”也),不仅形态上给人美感,同时也暗指此泉为“第一泉”的气势。联想到清乾隆曾为趵突泉墨题“第一泉”的情景,似乎让人遥想当年乾隆罢笔后将玉玺大印在趵突泉上一盖:此第一泉也!:)此外,首句似乎部分化用(抑或异曲同工)于曾作为济南(齐州)太守之曾巩咏趵突泉一律的首联:“一派遥从玉水分, 暗来都洒历山尘”。愚见以为,作者的“碧玺分”较之曾巩的“玉水分”更灵动、出彩,可谓不逊古人之咏矣。

首联后半句从微观上着笔趵突泉特色,比兴同用:“珠玑犹自弄丝纶”——将源源不断喷薄出来的玉珠般泉水比喻成“珠玑”是太恰当不过了,内涵上也有借景抒情、托物寓意的魅力,拙笔以为此句更胜清代诗人何绍基咏趵突泉的妙句:“万斛珠玑尽倒飞”。而“珠玑犹自弄丝纶”从字面上言,可以解为古老的趵突泉(有两千多年历史记载)任岁月沧桑,始终珠玑玉涌,拨弄着钓丝一般的“线状泉”。加以引申一下,我们是否可以说,趵突泉的珠玑万斛之喷,不仅是自然奇观,也给了历代文人雅士诸如李清照、曾巩、苏辙等人以诗思灵感?比如,趵突泉周围、作为趵突泉分支的“漱玉泉”就曾给过李清照灵感,以致词人将其诗集命名为“漱玉词”,其居所雅称“漱玉堂”。而“弄丝纶”意象字面上说珠玑涌出后排列状如钓丝,因“丝纶”尚可喻王言、诏书(典出’《礼记·缁衣》:“王言如丝,其出如纶)”,故而此泉之形神似可比拟风流倜傥的历代文人雅士和谋士们的才情(或许也包括诗文珠玑妙出之作者本人?:))。

律诗联与联之间的衔接自如与否,始终是一首好诗的标准之一,作者此地的颔联承接首联“珠玑犹自弄丝纶”的意境自有行云流水之妙,不露声色地延伸出和此泉相关的另一番胜景:“拨弦清韻靜魚影,碎月波痕濯世尘”——诗人想象一线状的趵突泉,千百年来兀自拨弄着清韵之弦,此番玉音之柔婉悦耳甚至可让泉中游鱼之影静止,何等美妙之素琴之弹,既有类似沉鱼落雁之魅力,也不乏陶公素琴那样可让雅士们清心明志的风韵。从造景上论,颔联前半句动静结合,想象别致,真正把趵突泉的风姿神态演绎得诗意蕴藉,清音绕梁也。此联后半句将画面移动到泉中碎月,物理上让人看到泉水之喷弄碎了明月的妙景,同时此清泉波痕不断地洗濯着红尘千年,涤荡着人间浊念,明净了观者之心灵,提升了雅者之情怀。愚见以为,颔联甚有借景抒怀、明作者崇尚淡泊清雅之志的内涵,此当属赋比中起兴自然矣。而倘若写景状物是纯粹局限于景物本身之视觉美,那么此景未免有些“死景”之嫌、“花瓶”之嫌了。

作者这首趵突泉之咏可谓步步生景、联联揽胜矣。果然颈联宕开一笔,将画面从泉水之景移到了趵突泉周围气象。让我们跟着这诗意摄像机转战到颈联吧:“玉砌千年苔夢古,雕欄四面松風淳”——作者曰,趵突泉周围的亭台楼阁之砌墙雕栏上覆盖着青苔,彷佛提醒着人们千古不渝的人间梦想,华夏梦幻。的确,趵突泉外围的千佛山,即厉山,传说舜曾躬耕于此山,更不用说和趵突泉有关的历史人文千百年来带来的风流遗韵了,如祭奠娥英的殿堂和李清照纪念馆等,明泉青山孕育了古梦不息,如今却深藏于砌墙青苔中,让人怀思,寻觅,和叹息好梦不常在、却依然常驻后世之心灵。与此同时,诗人仰观雕栏玉砌四围,感觉到阵阵松风之淳扑面而来。此“松风”意象也用得好,不仅和“苔梦古”对仗漂亮,意境上也予人松风之韵(可喻人、喻史,喻作者自己襟怀)千古长淳的内涵,恰如美丽的趵突泉历经两千多年沧桑变迁依然风韵犹存矣。注意,此联的情绪、基调和铺叙,也为结尾句做了周全的铺垫。

如果说颈联的基调是怀思揽胜中洋溢着清俊之爽,作者的尾联却出其不意地引入了惆怅情怀,将此律的意境从咏物写景的唯美提升到抒情之怀古慨今的怅然,艺术手法上有异军突起之效:“可怜秋染历山外,一径黃花无故人”——诗人的画面镜头再次从颈联趵突泉边的亭台楼阁和四面松风往外推移到历山野径,说,秋色浓染了历山,唯见黄花盛开小径两边,却看不见远古舜耕山时的清影,也不见人比黄花瘦的易安居士之倩影,而“我(作者)”心中曾经谈笑风声、少年意气共奋发的“故人”亦杳无踪迹 …… 长存的只有那喷涌不息的趵突泉(或可喻梦想清志尚不渝?)和惹人遐思不已的黄花瘦与历山秋之周而复始。尾联暗合并巧用历山典实和李清照词典意象,怀古心绪中暗藏诗人自己的情怀与愁绪,读来教人思接千古,怅盈江山名泉矣…… 好诗!妙结

 

 
 
七律两章  宏村 西递 - 采葛 - 采葛 博友小草雅和
卓冠名泉玉水分,滋荣涧泽涤凡尘。珠旋玉泻蓬莱境,倒影波光绮梦臻。
醉月朦胧闻呓语,倚栏惬意听松淳。易安词韵千秋在,独瘦黄花少故人。
 
垂杨深处易安真,漱玉泉边少俗尘。月满西楼吟绝唱,销魂帘卷瘦佳人。
半生漂泊红颜老,千古风流巾帼臻。我叹斜阳萧索暮,乌云密布苔跡淪。

七律两章 七夕 - 采葛 - 采葛 博友添晴雅和
七律  题趵突泉  
蛟龙弄水飞珠溅,翠玉天成蜃气真。拥枕波心云有梦,戏钩鱼尾柳垂纶。
松声暮里邀泉唱,桂影风中入鉴巡。若得茅庐居我所,不辞长做守山人。
题李清照纪念馆
经年院落惘生尘,落日难回北宋春。蚱蜢清溪移棹慢,芭蕉疏径问莺频。
古愁阶上听风扫,新绪碑前傍暮沦。帘外海棠依旧笑,遍寻何遇赌书人。
  评论这张
 
阅读(1724)| 评论(123)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